181014-2_Main_1.jpg

 

終於到了本次韓國行的重頭戲,要來觀賞張東雨主演的音樂劇《鐵面人》~

公演場地是在光林Art Center BBCH Hall (광림아트센터 BBCH홀),是光林教會附屬的一個藝術展演廳,

之前金聖圭的《阿瑪迪斯》也是在這個場地演出~

 

從新沙洞林蔭道走過來不遠,只是中間的巷子不是完全筆直的,所以建議開著地圖會好找一點,

走一小段就會看到右手邊的建築寫著BBCH Hall的字樣,

20181014_131035.jpg

建築物的前方則是一整排的旗幟飄揚,第一面正是我們INFINITE的張東雨~.

20181014_131053.jpg

 

從大門進去之後,裡面就充滿了要看公演的人,

大家的目的地都是7樓,所以只要跟著人群一起走就沒問題了~

一樓的電梯貼滿了路易們的海報,但人潮眾多,要拍照還真是不容易~

20181014_131329.jpg

到了7樓之後,空間一整個變的很寬敞,

有一整面的演員海報牆,不過底下剛好是一張沙發,所以大家都坐在那裡休息 Orz

20181014_131602.jpg

而我們的首要任務便是先去換票,將在interpark購買的證明列印出來,交給櫃檯就可以拿到實體的票券了~

20181014_132127.jpg

是專屬《鐵面人》的票,不過還蠻簡約的就是了~

20181014_132412.jpg

 

在櫃檯的旁邊還設立了拍照區,觀眾們都可以帶著菲利浦的鐵面具拍照,

20181014_132119.jpg

再過去還有可以製作鐵面人票卡機台,不過這我們沒有什麼興趣,

20181014_131615.jpg

我原本對周邊比較興趣,想說買個場刊也好,

結果場刊早就已經賣完,也沒補貨,一直到張東雨的場次都演完了還沒補 =.=

不只如此,其他周邊也幾乎早就缺貨,所以賣周邊的攤子完全冷清,工作人員看起來也很無聊 Orz

20181014_132136.jpg

而在櫃檯的另外一側則有今日的Cast名單,

它擺放的位子實在是太偏僻了,我還是中場休息的時候才找到它放在這 Orz

20181014_151354.jpg

 

公演開始前半小時開放入場,便從票卡機檯旁的樓梯走上8樓,

在樓梯間可以看到路易們一字排開,四人四色~

20181014_133227.jpg

接著就可以驗票進到BBCH Hall裡面囉~

 

BBCH Hall約有1000個座位,感覺比《In The Heights》的三星卡Hall還要小一些,

undefined

座位是紅色沙發,很有聽音樂會的fu~

undefined

舞台的兩側採用石頭推砌的布景,有一種古代歐洲的感覺,開場前舞台中間有布幕,所以還看不出後面的布景~

我們的位子還蠻前面的,無法一次將舞台全部拍進去,用了全景拍有些變形 Orz

是說如果是第一排的話,可能會有視線不良的狀況,購票的時候務必要特別注意~

20181014_134053.jpg

到了2點,燈光暗,音樂劇《鐵面人》準時開演~

 


 

~ 上半場 ~

 

路易十四的母后安出現在左側的祈禱室,懺悔著過去的選擇,

此時在中間的地牢,菲利浦正被戴上鐵面具,痛苦的尖叫~

 

街頭上的民眾對現今國王的統治有所不滿,

甚至連曾經發誓要效忠皇室的神父阿拉密斯也產生動搖了~

 

路易十四對於自己創造的國家非常的滿意,

他認為君權神授的位子是永恆不變的,世界所有都是為了自己而存在~

隨從:「昨晚民眾發生了暴動」

路易:「暴動?在這美麗的地方?

隨從:「呃…就是說啊…因為百姓正飽受飢荒」

路易:「原來如此,把倉庫的糧食配給下去吧~

隨從:「那個…糧食的腐爛了,沒有可以發的糧食了」

路易:「那正好,更該加緊動作了~

 

路易對於自己的政策十分滿意,認為他親愛的子民們也一樣愛戴他,

但收到連老鼠都不吃的食物的民眾可不這麼想,已經忍無可忍,聚集在皇宮外,

民眾俘虜了鎮壓的士兵,要求國王出來說明~

此時達太安出來與民眾對話,認為國王的確不該將腐爛的水果給民眾,

承諾一定會親自將這種狀況反映給國王,這才暫時安撫了人民~

 

在酒吧中波爾多斯圍著圍裙洗著抹布,一邊聽著老婆的嘮叨,

已經從宮中護衛的三劍客退休,但經營酒吧,和居民把酒言歡,生活倒也還算愜意~

今天為了慶祝阿多斯的兒子勞爾當上護衛劍客,大家開心的在酒吧唱歌跳舞,

勞爾也十分興奮,對於能為皇室效力感到非常自豪~

此時達太安也前來祝賀,

給了勞爾助言:「拔劍的時候,不要想著要殺的人,而是想著要守護的人。」

波爾多斯對勞爾說:「這是我以前常對你爸說的話」

大家想起退休前,為了愛與正義而戰,氣氛十分歡樂~

 

勞爾的女朋友克莉絲汀知道他成為劍客覺得非常開心,

想著勞爾功成名就之後,接下來應該就會向自己求婚了,這是她一直夢寐以求的一刻~

勞爾帶克莉絲汀來到皇宮,第一次到皇宮的克莉絲汀覺得非常新奇,

但又想著,若能帶著生病的母親進宮,那該有多好,

勞爾:「我保證~ 不管用什麼方法,我一定會治好你母親的病」

 

路易和王公貴族們在花園裡玩耍,問了隨從:「那是誰?」

隨從:「那是這次成為劍客的勞爾,那個…」

路易:「夠了,你是在開玩笑嗎?我是問旁邊那個美麗的女人

隨從:「啊~ 是克莉絲汀」

 

路易向王公貴族們宣布:

今天,為了在場的各位,準備了一份非常特別的禮物~ 鑽石,永恆不變的寶石。

我準備了一顆跟我手上這顆一樣大的鑽石,究竟會藏在哪呢?

不管是誰,只要先找到,就是你的!

眾人非常興奮的分頭去找,勞爾也決定找出鑽石,用來跟克莉絲汀求婚~

 

趁著王公貴族們尋寶的時候,路易便在花園中散步,

達太安找上路易:「陛下,我有事稟告」

路易:「達太安,難道刺客會跑到這裡來嗎?拜託別那麼緊張

達太安:「今天的遊戲並不在原定的日程當中」

路易:「有偉大的達太安當護衛,還會有哪個愚蠢的人要陷害我?

 

克莉絲汀和勞爾走散,獨自在花園裡迷了路,

路易撞見了克莉絲汀:「這可不是誰都可以進來的地方

克莉絲汀見到國王,十分慌張,

垂涎克莉絲汀的路易,把上就要求她成為自己的情婦,

但克莉絲汀也非常明確的表示自己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正等待對方的求婚,

路易十分不滿:「連求婚都還沒的男人,比國王還好?

克莉絲汀:「我只是忠實我自己的心意而已」但路易對此嗤之以鼻~

 

就在此時,刺客闖入,但及時被達太安給制伏,

刺客:「百姓們正在挨餓」

路易聽了為之光火,直接殺了刺客,

對著達太安大喊:「全部殺掉!全部都給我殺掉!

立刻把首領找出來帶到我面前,馬上!」便憤而離去~

 

達太安求見太后,

安:「不是說會守護我的兒子嗎?」

達太安:「我只是做了我該做的事而已」

接著,話鋒一轉:「為何路易一直沒有改變?」

達太安:「一定會好轉的」

安:「已經過了七年,不管是國王還是國家,為何都不見起色?」

達太安:「相信那天一定會到來的」

安:「達太安,你總是這樣充滿確信」

達太安:「安,只要是人,誰都有可能改變的」

 

在皇宮的一角,劍客的隊長馬克正在訓練劍客,士氣高昂且忠心耿耿,

但阿多斯卻闖了進來,和劍客們打了起來,

以優勢軍力暫時制服阿多斯了,達太安便打算和阿多斯談談,

原來路易為了獨佔克莉絲汀,便將勞爾送至前線,等於是讓他送死~

阿多斯對路易已經忍無可忍,要是勞爾有個三長兩短,他便打算親自處理掉路易~

 

在路易的寢室,達太安突然從密道進來,嚇了路易一跳,

達太安:「陛下,我有急事稟告」

路易:「看來是真的有很急的事啊…都直接找來了

達太安:「你總是要把美人們納入後宮,難道你都愛她們嗎?」

路易:「其實,我真的還蠻常陷入愛河的~ 哈哈哈

達太安:「但是她們也愛你嗎?她們只是愛陛下的王冠而已」

路易微怒:「你說這是沒有意義的話

達太安:「一個男人愛上一個女人,相信能夠成為更優秀的人」

路易:「其實我不久前才遇見了可以更深入交流的女人

達太安:「你是說克莉絲汀吧~ 你是為了擁有她才把勞爾送至前線的嗎?」

路易:「你是在質疑我的道德?

達太安:「希望你能成為一位受人尊敬的國王」

路易:「答應你,勞爾會回來的~

達太安:「好的。還有,百姓們收到了腐爛的食物」

路易:「腐爛的食物…我知道了,我會處理的~

達太安:「謝謝」

 

勞爾收到軍令後,寫信給克莉絲汀道別,

知道自己應該無法活著回來,便要克莉絲汀忘記自己~

 

克莉絲汀被路易叫到宮中共進晚餐,

路易:「衣服還滿意嗎?

看克莉絲汀悶悶不樂的樣子:「看來是不滿意食物吧~」

路易知道克莉絲汀在意家人的狀況,

便向她保證:「只要住在我的別墅療養,母親和妹妹的病很快就會康復,我會負責的。

我只希望,你只看著我一個人就好了

克莉絲汀:「如果之前所說,我已經有相愛之人了」

路易:「我知道~ 阿多斯的兒子,勞爾,是個優秀的青年,為了祖國不惜犧牲性命的優秀士兵

克莉絲汀:「我沒有和他道別就離開了,我還能再見到他嗎?」

路易:「連求婚都還沒有,有必要如此位他費心嗎?我答應你,勞爾會回來的

雖然克莉絲汀並不相信,但路易保證會填補一切的空隙,

路易:「除了我的王冠,值得愛的地方還有很多」說完便吻了克莉絲汀~

 

而在前線的勞爾,當然沒有如路易的約定,戰死在前線,

在士兵們為了國家而戰的同時,皇宮內的路易依舊享著榮華富貴,

依舊由隨從替他換上華麗的衣服,非常的理所當然~

而接到勞爾死訊的阿多斯非常傷心又憤怒,決定賭上一切也要路易付出代價~

 

在酒吧,波爾多斯夫婦被一群喝酒鬧事的民眾給圍毆,

被剛好前來的阿拉密斯撞見,把一群人給趕跑了~

阿拉密斯告知了勞爾的死訊,並要求今晚有個聚會,

但就在談話中,波爾多斯一陣激動就咳了血,原來波爾多斯已經時日不多了~

 

阿拉密斯離開之後,

波爾多斯的老婆也看不下去路易的所作所為,更看不下丈夫現在萎靡的樣子,

因此便支持他加入阿拉密斯,波爾多斯還是要在戰場才能有所發揮~

 

三劍客來到了位於墓穴的秘密基地,

但阿拉密斯表示還有一位要來,原來是達太安~

人都到齊了之後,

阿拉密斯不只表達了革命的意志,甚至告訴大家之前派人暗殺路易的首領便是自己~

喪子的阿多斯二話不說地加入革命,波爾多斯也非常有義氣的加入,

但達太安認為自己曾發誓要效忠於皇室,怎麼能夠革命,為了自己的信念拒絕加入,

雙方一言不合,為了各自的正義,達太安選擇守護國王,而三劍客則選擇守護人民~

 

 

~ 下半場 ~

 

阿拉密斯潛入的地牢,打開菲利浦的牢門,

即使是渴望呼吸新鮮空氣的菲利浦,仍感到十分害怕且不安,

阿拉密斯:「別害怕,我們是來幫你的」

手下將一具穿著囚服且帶著鐵面具的屍體抬入牢中,

菲利浦問:「那個人是誰?

阿拉密斯:「那就是你」便放火將屍體給燒了~

 

波爾多斯和阿多斯在秘密基地等待,十分焦急,

看到阿拉密斯帶回菲利浦時,人人都驚呆了,居然長得跟路易一模一樣,

阿拉密斯便娓娓道出路易與菲利浦二人出生的秘密~

原來路易和菲利浦是雙胞胎,導致王位繼承人同時有兩名候補的狀況,

當時的國王擔心兄弟之間為了爭奪王位又是一場腥風血雨,因此便下了艱難的決定,

路易十三對外宣布菲利浦出生的當下就已經死亡,之後便將菲利浦藏在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

直到先王駕崩的當晚,他才告訴安與路易,其實菲利浦並沒有死,

但成為王的路易十四,害怕被菲利浦奪走王位,逐漸變的瘋狂,因而將菲利浦帶上鐵面具,囚禁在牢中~

 

而這次阿拉密斯的計畫便是將路易偷偷換成菲利浦,不但名正言順,又不須流血革命~

但波爾多斯和阿多斯覺得實在是太瘋狂了~

波爾多斯直接問菲利浦:「你喜歡女人嗎?」

菲利浦低頭不答,波爾多斯:「看來是不喜歡」那大概就是沒轍了吧~

菲利浦:「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三劍客雖然意見不合,但最終決定權依舊在菲利浦手上,

只有菲利浦願意,這個計畫才有可能實行~

 

阿多斯:「會害怕嗎?」

菲利浦:「不會,但我在想,我能成為一位好的國王嗎?

阿多斯告訴他,原本路易也不是像現在那個樣子,所以只要能夠堅持自己的信念就好了~

 

菲利浦開始回想,從前他也是個愛笑的孩子,

但自從被帶上鐵面具,失去了面容之後,便得只會怨天尤人,

現在,他想要找回從前的自己,因此決定要接下這次的任務~

 

另一邊,在皇宮的克莉絲汀,接到了勞爾死前寫的信,

此時路易十四也進到房間內,直接擠到椅子上給克莉絲汀來個Back Hug,

但克莉絲汀對於路易沒有遵守約定讓勞爾回來,感到十分不滿,

路易:「都死了的人,也是時候該忘記他了吧~

克莉絲汀:「我實在無法原諒」

路易:「原諒?」聽了心情有點不好

克莉絲汀:「為了活下去,我背叛了之前在神的面前立下的誓言。你,會在地獄被烈焰燃燒的」

路易聽了先是嗤之以鼻,接著大笑:「不不,我的愛~ 或許你會下地獄,但我不會

 

接著,在三劍客的新基地,

波爾多斯和阿多斯正在示範劍術給菲利浦看,菲利浦在一旁也很認真的有樣學樣,

劍術之後,還教他宮廷中社交必須的跳舞,

但菲利浦一時跟不上進度,心急的波爾多斯便訓斥了幾句,

菲利浦:「對不起…

波爾多斯:「這才是大問題,身為國王怎麼會道歉呢?」

阿多斯強調:「你必須銘記在心,國王是絕對不會道歉的!」

 

這時阿拉密斯回來了,要菲利浦換上路易的衣服,

同時告訴三劍客,計畫的時間要提前了,三週後的化妝舞會便要展開行動~

波爾多斯和阿多斯認為實在太趕了,

但阿拉密斯表示,沒有比大家都戴著面具的化妝舞會更好的時機了,

加上太后安也願意幫助他們,成功的機率應該不小~

就在三劍客爭執不下時,換好衣服的菲利浦出來了,

我參與,我願意試試看。雖然還有很多不足,但我願意試試看

阿拉密斯:「謝謝你…菲利浦」

 

在皇宮的路易,這時收到了一個箱子,裡面裝的居然是菲利浦的鐵面具,

路易感受到危機,但他認為即使是與自己有著相同的容貌,依舊是無法成為國王的~

不久後,承受不住巨大心理壓力的克莉絲汀也上吊自殺了~

 

另一邊,太后安又在教堂中懺悔,達太安也到教堂中來找安,

看來兩人早已經是互相愛慕的關係了~

 

終於到了化裝舞會這天,路易十四座在王位上看著王公貴族們開心跳舞,

但路易卻發現舞池內疑似有鐵面人的身影,一個腿軟踉蹌,

達太安:「陛下,你還好嗎?」

路易:「我需要休息一下,舞會繼續進行吧~

達太安便服侍路易回房休息,

達太安:「陛下,不要緊嗎?」

路易大喊:「誰也不許進來!! 任何人都不准!!

 

波爾多斯從密道潛入路易的寢宮,將他打昏帶走,

隨後阿拉密斯帶著穿著路易服裝的菲利浦潛進寢宮,

波爾多斯:「達太安正守在門外」

阿多斯:「沒關係,只要撐一個小時就好」

阿拉密斯對菲利浦說:「太后會幫助你的」

菲利浦知道,當他一走進舞會,一切就沒有辦法回頭,

只要過了今晚,他將展開新的命運,即使有些害怕,他也會接受新的命運~

 

菲利浦調適好心情之後,便從密道假裝若無其事地回到舞會~

這時安也進入舞會,母子二人終於重逢,

雖然兩人內心都十分澎湃,但卻得在眾人面前假裝和平時一樣~

安坐在王位旁,握著菲利浦的手,小聲地說:「再撐一下就好」

菲利浦:「是,我知道了,母后

達太安回到舞會,問了其他侍衛:「陛下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侍衛:「剛剛回來的」剛剛還守在門口的達太安覺得有些奇怪~

 

安小聲地對菲利浦說:「去邀請舞池中的那位女孩跳舞,

跳完舞後,簡單的問候之後,便可以回到房間,這一切就結束了~」

菲利浦:「是,我知道了,母后,待會兒見

 

跳完舞後,某一位貴族上前介紹了一位女孩給菲利浦,表示該位就是之前陛下屬意的女孩,

可是菲利浦根本不知道是誰,先假裝知道:「喔~ 我想起來了,幸會

就在問候時不小心踩到了她,菲利浦脫口而出:「對不起

平常決不道歉的國王居然突然道歉,嚇得該位女子以為自己犯了死罪:「饒命啊! 陛下! 請饒我一命!」

菲利浦要扶她起身:「起來吧~ 你沒事吧?

 

達太安識破了舞會上的國王是假的,便下令封鎖皇宮一切對外道路,緝捕犯人~

達太安假裝要服侍國王回寢宮,同時要隨從宣布舞會結束~

 

另一邊,挾持了路易的三劍客發現了士兵的動向有異,

八成是事跡敗露了,便加快速度朝地牢移動,打算從地牢旁的河道出去~

路易雖然被黑布蒙住頭,但還是從三劍客的對話知道了他們的計畫,

路易大笑:「搞了半天你們的計畫就只是把我跟菲利浦掉包而已嗎?我保證你們活不過今晚!

波爾多斯:「吵死了,你以為你還是王嗎?」

但這時,士兵們已經追了上來,三劍客們陷入了苦戰~

 

達太安也追了上來,大喊:「所有人住手!!」

達太安:「不要再有不必要的流血了,我們大家都是前後輩」

阿多斯把劍架在路易的脖子上大喊:「退下,不然假國王就死定了!!」

達太安:「殺了他吧~ 但前輩的國王也會同時被殺死」

三劍客不敵皇家侍衛的優勢兵力,只好放棄路易,暫時撤退,

路易大喊:「全部給我抓起來!!」但還是被三劍客給跑了~

路易震怒:「你現在是把那些叛賊給放了嗎?馬上把他們抓回來!!!

 

回到路易的寢宮,

安:「路易,拜託你放過菲利浦吧~」

路易覺得荒唐:「你一直都知道嗎….母后?

安:「菲利浦是你弟弟」

路易失控大喊:「現在弟弟那傢伙是要殺了我

一旁聽到的達太安:「說是弟弟是怎麼回事?」

安乞求:「一切都是我的錯,拜託你放過菲利浦吧~」

路易:「從現在開始,母后的愛再也沒有任何意義

接著對侍衛大吼:「馬上把她請出去!!馬上!!

達太安試著勸阻失控的路易,但路易當然越聽越刺耳,

路易:「達太安,馬上把三劍客的項上人頭帶來,不然就是你死!!

還有,把菲利浦再次戴上手銬、戴上鐵面具,把他永遠關進地牢裡!!這是聖旨!!

 

達太安知道路易是絕對不會回心轉意的,決定加入三劍客,

三劍客在他們的秘密基地發現了達太安的紙條,

告訴了菲利浦所在的位置,波爾多斯覺得達太安的轉變很可疑,說不定是個陷阱,

但反正三劍客現在已經走上絕路,與其苟且偷生,不如賭他一把,

穿上以前的制服,三劍客決定放手一搏~

 

抵達地牢前的三劍客,看到達太安出現在此,

波爾多斯:「達太安,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

阿多斯:「讓你回心轉意的理由是什麼?」

達太安:「向來就沒有會拋棄兒子的父親」

這才告訴三劍客,原來路易與菲利浦是達太安與安所生的雙胞胎~

 

達太安與三劍客闖入地牢,但早已看穿達太安的路易,已經在此恭候大駕~

路易一邊拍手一邊說:「達太安,我就知道你會這樣,你在想什麼全都寫在臉上了~

丟下劍吧,我就讓你們一命

但三劍客完全沒有妥協的意思,路易便要皇家侍衛準備開槍,

沒想到槍手們在面對曾經尊敬的前輩時也下不了手,

路易暴怒地將槍搶了過來,波爾多斯的腳部中彈,

但三劍客依舊沒有退縮,毫不畏懼的向前衝,這時候槍手們才開了槍,

彈藥用盡之後,皇家侍衛要與前輩們交戰感到由些猶豫,

路易大喊:「全給我殺了!! 這是聖旨!!!

在混戰之中,達太安被刺重要害,剩下最後一口氣,

達太安告訴路易身世之謎,菲利浦不但是路易的弟弟,兩兄弟更是自己的孩子~

 

皇家侍衛看見達太安死去,隊長便下令所有侍衛隊今天的所有事情保密,當作沒發生過,

指著路易說:「將假國王給抓起來嚴懲」

路易崩潰大喊:「你們這是叛變,我才是真正的國王!!

 

最後,菲利浦登上王位,成為真正的國王~

 

謝幕時,先是群眾演員,接著就是路易十四,然後是三劍客,

最後出場的是達太安,還在所有的侍衛行禮下出場,看來達太安才是主角~

達太安和路易十四非常哥兒們擊掌碰拳,還很大力地撞胸 XD

最後,所有演員手牽手,鞠躬謝幕,燈光暗,布幕降~

但這時候路易十四便變回了INFINITE張東雨,還跳起了Tell Me,最後都到地上去了 XD

 

布幕全降下來之後,全劇正式結束~

 


 

~ 下班 ~

 

觀眾們散場時,因為要搭電梯所以有點塞車,我們就乾脆直接走樓梯下去~

雖然不太確定,但我還是到停車場去等下班,為了怕撲空,yo則是在一樓外面車道等~

停車場只有我跟另外一位應該是日本人吧 @@

 

大概等了20分鐘,張東雨和經紀人出現了,張東雨還是妝髮完整的樣子~

我趕緊上前,告訴他我是從台灣來的,

張東雨有些驚訝,覺得怎麼會專程從國外來看音樂劇,但其實很多粉絲都是這樣啊 XD

後來換日本人遞信給他,我就沒有繼續跟他說話 Orz

張東雨邊走邊說今天覺得很棒,在要上車的時候,還跟我們說了:「감기 조심하세요,Fighting~

也要我們「Have a nice day~」最後就跟我們揮揮手,說了「고마워요~」就離開了~

 

車子開走後,我就上樓和yo會合,

這時車子也差不多開出來,張東雨有把車窗搖下來跟大家揮手,

經過我們前面的時候還唱了一句「사랑하네~」就揚長而去了 XDD

 

BGM:남우현 - 사랑해

 


 

~ 心得感想 ~

 

繼2015年的《In The Heights》之後,這是我第二次看張東雨的音樂劇,

但老實說,這次《鐵面人》的票房算是蠻差的,到了我出發的前一天,還有大把的空位沒有賣出去 Orz

181014-1400.jpg

我想,一方面張東雨的音樂劇實力應該是還不到可以被業界認可的程度,

另一方面,主辦單位的宣傳是真的很不夠力,只有在SNS公布了主演們的海報和日程,

頂多偶而有個沒有誠意的Event,實在不足以成為非粉絲的人觀賞的動力~

甚至連最基本的場刊也都缺貨,讓人覺得主辦單位根本就在放生《鐵面人》=.=

 

而音樂劇中最重要的音樂,

不知道這次的音樂是不是原創,我覺得寫的旋律感不是很夠,

常常唱出來不像一首歌,但又不是單純的講台詞,最後就會讓人覺得很沒有記憶點~

反觀《In The Heights》就很有印象,到現在我還是可以唱個兩句~ XD

 

劇情的部分,只能說他真的非常忠於原著,

跟電影《鐵面人》幾乎是一模一樣,電影也有這種「出生的秘密」的老梗,

我想就算是完全聽不懂韓文的人,只要事先有先看過電影,應該可以完全理解 XD

 

不過舞台倒是非常值得讚賞,

《In The Heights》使用的是固定式的布景,全場布景都沒有移動或是變換,

但是《鐵面人》除了兩側是固定式的布景,中間的部分整個都是可以移動的,加上投射的圖案,

不同的布景位置加上不同的燈光圖案,各種不同的場景因而產生~

路易和克莉絲汀相遇的花園,就非常有歐式花園迷宮的fu,

平常在皇宮裡的華麗感也營造得很好,看起來非常漂亮,

假菲利浦的屍體被燒掉的場面,烈焰造景也非常逼真,

舞台雖然很小,但整體的設計和運用,我覺得還蠻棒的~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

關於張東雨,雖然是演員表上的第一位,但其實主角應該還是達太安與三劍客吧 Orz

不過一人分飾兩角的部分,張東雨是有明顯的演出來,

路易十四的時候十分狂暴,菲利浦又很畏畏縮縮,兩個角色的氣差很多~

唱歌的部分,從Rapper到音樂劇演員,歌唱實力是有比以前好很多,只是有的時候還是會有點不穩,

但在演音樂劇的時候,沒有過High,有全神貫注地把音Hold住,不過有的時候高音還是會有點危險的感覺 Orz

 

不過最值得一提的還是張東雨的服裝~

路易十四的蕾絲宮廷服和絲襪高跟鞋都有呈現出來,

undefined

只是演到一半,紅色絲襪在小腿肚上破了一個洞,讓我覺得有點好笑,

不過後來因為劇情也換成了金蔥絲襪,剛好紅色絲襪就沒有再穿了 XD

最重要的是,路易十四還有更衣戲,

凡事要人服侍的路易十四,當然衣服也要由隨從幫他換,

居然可以近距離看到張東雨上半身全裸,衝著這點就一定要去看這齣音樂劇啊 XD

幸好張東雨平常就有認真運動,腹肌早就不在話下,甚至還有鯊魚肌呢 wow

 

總而言之~

雖然這次《鐵面人》的票房不佳,但身為Inspirit還是值得一看的,

如果以後張東雨有再演音樂劇的話,我也還是會想再去看~

 

littlesmall4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