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劇】《魔道祖師》第一季第2集 心得_05.jpg

《魔道祖師》第一季第2集

發布時間: 2018-06-08 (五) 11:43

時長: 24:30

原著小說對應章節: 第三章〈驕矜〉

 

【廣播劇】《魔道祖師》第一季第2集 心得_02.jpg


02:05    (魏無羨一邊吃蘋果) 真沒想到姑蘇藍氏的小孩把藍忘機叫來了

02:09    幸好我溜得快,若是跟藍忘機當面撞上……

02:18    唉~話又說回來,莫家莊的人都死光了

02:22    這莫玄羽可總算放過我了

02:26    既然現在獻舍詛咒解除了,我以後……

02:33    怎麼,小毛驢又餓了?

02:41    喏,這是最後一個蘋果了

02:43    一口,就一口啊……

02:46    嘿,你這一口是要把我整只手都吃了

02:51    我說,你這驢可真難伺候

02:54    走幾步就喊餓,沒蘋果吃還要發脾氣

03:01    欸,你吃了我這麼多蘋果,就算是我的驢了

03:05    這樣,我給你起個名字,就叫小蘋果吧

 

小說原文:

他急著找個坐騎,路過一間院子,裡邊有一口大磨盤,套著一隻嘴皮亂嚼的花驢子,

見他風風火火奔過來,像是有些詫異,竟像個活人一般斜眼看他。

魏無羨和它對視一刹,立刻被它眼裡的一點鄙視打動了。

他上前拽著繩子便往外拖,花驢子沖他大聲叫喚抱怨。

魏無羨連哄帶拖,好說歹說把它騙上了路,踏著破曉的魚肚白,噠噠跑上了大路。

 

小蘋果真可說是魔道祖師中的吉祥物了,明明就只會發出難聽的驢叫聲,

每次看到魏無羨跟小蘋果"對話"都有種兩人在"互懟"的即視感,

動畫中小蘋果的表情也很有戲。我很喜歡墨香關於夷陵老祖坐騎的描寫,非常生動有趣。

 

06:50    看來這大梵山上藏了個了不得的邪物

06:54    哼 愈邪愈好,就怕不夠邪!

06:58    我這正差一隻鬼將驅使呢,乾脆去那大梵山碰碰運氣。

 

小說原文:

這「夜獵」本是魏無羨的拿手絕活,可他這幾日在路上奔波,闖了幾個墳,獵到的都是小鬼。

他手頭正差一隻幫他作威作福的鬼將,心下決意也去大「飯」山碰碰運氣。

若是個好使的,便抓過來收著用。

 

老實說,大梵山舞天女是全書中我最不喜歡的打怪副本,我個人認為舞天女野神嗜魂的情節編排稍嫌生硬,

也有可能是連載初期墨香的構思還沒有像後面那麼純熟吧,

推理過程有點....理所當然到有點不合理的地步@@

無論如何,大梵山在魔道中依舊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場景,

因為這裡可是魏無羨重生後和藍忘機重逢的地方啊!!!

 

08:44    金凌:還不快滾!看見你就噁心得不得了!死斷袖

08:50    這少年真夠無禮的!

08:53    算起來,莫玄羽還說不定是這少年的叔叔伯伯之類的

08:57    竟被一個小輩這樣羞辱

09:00    哼,真是有娘生沒娘養啊

09:03    金淩:你!你——說什麼?

09:07    說你有……

09:13    貪食魂現形!

09:14    貪食魂:嗝

09:17    金凌:死斷袖!好啊你靈力低微修煉不成就走這種邪道

09:21    還敢對我用符

09:23    你給我當心!今天你知道誰來了嗎?!

09:26    今天我……

09:28    哎喲!我好怕啊!

09:31    借你的劍一用

 

小說原文:

魏無羨凝神細看,竟覺得這把劍有些眼熟,不過金色劍芒的上品寶劍他見過的也不算少,

是以並未細想,而是轉了轉手中一隻小小的布囊。這是他前日撿了幾塊邊角料臨時拼湊的一隻「鎖靈囊」。

那少年劈劍向他斬來,他從鎖靈囊中取出一張裁成人形的小紙片兒,錯身避過,反手「啪」的一下拍在對方背上。

那少年動作已是快得很,可魏無羨腳底絆人背後拍符這種事幹得多了,手腳更快。

那少年只覺得背心一麻,背後一沉,整個人不由自主趴倒了地上,

劍也哐當掉到了一邊,怎麼努力也爬不起來,仿佛泰山壓頂。

背上趴著一隻貪食而死的陰魂,將他牢牢壓得喘不過氣。小鬼雖弱,對付這種毛孩子卻不在話下。

魏無羨把他的劍撿起來,掂了掂,一揮斬斷上方縛仙網。

 

原文中描寫魏無羨利用符咒壓制了金凌,廣播劇則是給了路羨一句"貪食魂現形"的台詞,

我很喜歡這個改編,六音老師還讓貪食魂打了個飽嗝實在是太有才了。

 

【廣播劇】《魔道祖師》第一季第2集 心得_03.jpg


10:58    金淩:含光君?

10:59    魏無限:藍忘機?他怎麼也來了?!

11:03    藍忘機:江宗主

11:05    江澄:我道是誰,原來是藍二公子

 

小說原文:

魏無羨原本算好了時機,卻不想被這道劍芒擾了步伐,

一個踉蹌,撲了地,正正撲到一雙雪白的靴子之前。僵了片刻,他緩緩抬頭。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道如凝冰般晶瑩剔透的修長劍鋒。

百家之中,這把劍可謂是大名鼎鼎,魏無羨也在並肩作戰和拔劍相向時領教過無數次它的威力。

劍柄乃是以經過密法煉製的純銀所鍛造,劍身極薄,澄澈透明,散發著冰雪寒氣,卻削鐵如泥,

因此整把劍看似輕靈,似有仙氣飄逸,實則極有分量,等閒之輩甚至根本無法揮動。

——「避塵」。

劍鋒倒轉,魏無羨頭頂傳來錚然一聲入鞘之響。

與此同時,江澄的聲音遠遠傳來:「我道是誰。原來是藍二公子。」

這雙白靴繞過了魏無羨,不緊不慢,往前走了三步。

魏無羨抬頭起身。與之擦肩而過時,狀似無意地和他對視了一刹那。

來人滿身如練的月光,背負一把七弦古琴,琴身比尋常古琴要窄,通體烏黑,木色柔和。

這男子束著一條雲紋抹額,膚色白皙,俊極雅極,如琢如磨。

眼睛的顏色非常淺淡,仿若琉璃,讓他目光顯得過於冷漠。

神色間有霜雪之意,是近乎刻板的一派肅然,即便是看見了魏無羨現在這張可笑臉孔也無波無瀾。

從頭到腳,一塵不染,一絲不苟,找不到一絲不妥貼的失儀之處,

饒是如此,魏無羨心裡還是蹦出了四個大字:「披麻戴孝!」

 

千呼萬喚始出來,我們的含光君終於開金口了啊~~~啊啊啊!! (群情激動中)

 

11:43    藍忘機:思追

11:44    藍思追:是。金凌金公子,夜獵向來是各家公平競爭

11:52    可是金公子在大梵山上四處撒網

11:55    使得其他家族的修士舉步艱難,唯恐落入陷阱

12:00    豈不是已經違背了夜獵的規則嗎?

12:04    金凌:他們自己蠢,踩中陷阱,我能有什麼辦法

12:07    有什麼事都等我抓到獵物再……嗯嗯嗯

12:09    (含光君施展禁言術)

12:13    江澄:藍忘機!你什麼意思!金凌還輪不到你來管教,把禁言術給我解開!

 

小說原文:

藍忘機似乎不想與江澄交談,看了藍思追一眼,後者會意,那就讓小輩與小輩對話。

藍忘機皺了皺眉。

金淩還要說話,忽然發現自己無法開口,喉嚨也發不出聲音了,登時大驚失色。

江澄一看,金淩上下兩片嘴唇竟黏住了一般無法分開,臉現薄怒之色,

先前那勉勉強強的禮儀也不要了:「姓藍的!你什麼意思,金凌還輪不到你來管教,給我解開!」

 

小說中對藍忘機的描寫還可以靠文字補足,廣播劇真的就只剩下台詞而已了。

而且圖大還說過藍忘機有一半的詞兒在魏無羨那邊呢。

電視劇版含光君也是這樣不對江澄的話多做回應,畢竟害的魏無羨不得不離開蓮花塢江澄可是出了不少力。

面對喪偶十三載的間接兇手,也難怪含光君不想搭理江澄了。

 

13:35    藍思追:莫公子,我們又見面啦

13:38    魏無羨:(乾笑)啊哈哈哈哈哈....

13:43    藍忘機:思追,景儀,夜獵需上心

13:47    藍景儀:是!

13:48    藍忘機:盡力而為,不可逞強,去吧

13:53    藍景儀:嗯!

14:02    藍忘機:莫家莊時,多謝

14:06    魏無羨:不敢當不敢當

14:09    藍忘機:就此別過

14:12    魏無羨:嗯嗯哈哈藍公子慢走…

 

小說原文:

魏無羨扯扯嘴角。藍忘機卻開口了,指令簡潔明瞭,辭藻毫不華麗:「去做事。」

數名小輩這才想起來大梵山是做什麼的,收起其他心思,恭恭敬敬等其他教誨。

片刻之後,藍忘機又道:「盡力而為。不可逞強。」

這聲音又低又磁,若是靠得近了,定要聽得人心尖發顫。

眾小輩規規矩矩應是,不敢多留,朝山林深處走去。

魏無羨則心道,江澄和藍湛,果真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連對晚輩的一句叮囑都截然相反。

正想著,忽見藍忘機向他微不可查地點點頭,忍不住微微一愣。

藍忘機這人從年少時起便一本正經得令人牙疼,嚴肅死板,仿佛從來沒有過活潑的時候,

眼裡揉不得半點沙子,對魏無羨修鬼道一事極不認可。

藍思追應該已告知過藍忘機自己在莫家莊的可疑行徑,卻仍對他點頭致意,想來是謝他為藍家小輩解困。

魏無羨當即不假思索地也還了一禮,再抬頭時,藍忘機背影已消失。

 

原文形容藍忘機"聲音又低又磁,若是靠得近了,定要聽得人心尖發顫。"

魏超老師配的真好!!! 繼續聽下去就會知道....又蘇又喘(?)的低音砲是要逼死誰啊~~~(給魏機100個大拇哥 & 手指愛心)

六音老師已經盡力幫藍忘機加戲了~結果魏機的處女秀也就只有這麼短短六句台詞而已 Orz 

雖然說藍忘機人設就是這麼的惜字如金,但我還是覺得聽得不過癮啊!!

 

 

【廣播劇】《魔道祖師》第一季第2集 心得_04.jpg

 

14:54    走吧

15:14    要喝水是吧,走走走

15:21    我也該把這一臉白粉給洗了

16:40    (用力拍打水面) 嗯!

16:55    哎呀 別鬧

16:57    什麼東西?

17:00    死魂現形!

 

小說原文:

牽著驢子,來到溪水之邊,月上梢頭,溪岸上空無枝葉遮擋,溪水中碎裂著霜白。

倒影裡,魏無羨看到了一張隨著水流變幻莫測的臉。

他狠狠一掌拍在水上,打散了這張滑稽可笑的面容,提起濕淋淋的手掌,就著溪水,幾把抹去了粉飾。

水中倒映出來的,是一個十分秀逸的青年。

乾淨得仿佛被月色洗練過,舒眉朗目,唇角微彎。

可垂首凝然注視自己時,眼睫上綴著的水珠卻如淚水一般,不住下墜。

這是一張年輕而陌生的臉,不是曾翻天覆地、縱血雨腥風的夷陵老祖魏無羨。

小花驢似乎知道他此刻心情不好,難得沒有不耐煩地大叫,安靜了片刻,甩尾離去。

魏無羨坐在溪邊,無所反應,它回頭看看,摔了摔蹄子,魏無羨仍是不理。

花驢只得悻悻然回來,用牙齒咬魏無羨的衣襟,拉拉扯扯。

 

我很喜歡這段小說中對魏無羨的描寫,

魏無羨莫名其妙被獻舍重生後,一夜之間遇到那麼多故人:

曾經最好的師弟、師姐的孤子、對修習鬼道不能理解的同窗摯友藍忘機,

此時身邊卻只有一隻臭脾氣的花驢子相伴,不免令人百感交集,

路羨語帶煩躁地斥責小蘋果,這裡聽起來非常自然。


18:06    修士甲:也不想想風邪盤是誰造的。我從沒聽過有什麼東西能擾亂它的指向。

18:12    女修乙:我當然知道風邪盤是夷陵老祖魏嬰做的啊。可他做的東西又不是十全十美。

 

小說原文:

魏無羨騎著花驢子嘿嘿哈哈地路過。

不想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依舊在修士們的唇槍舌劍裡雄風不倒,

所謂「逢魏必吵」,若是票選百家人氣最長盛不衰者,捨他其誰。

 

魏無羨都已經身死十三年了,依然是修真界中的話題人物。

夷陵老祖超聰明的,好奇心強悟性高,前世做了許多發明,

玄門百家嘴上對魏無羨不留德,使用起夷陵老祖的發明倒是用的很理所當然。

 

【廣播劇】《魔道祖師》第一季第2集 心得_01.jpg

本篇插圖Credit: 畫師 長陽=九條輪=你的專屬腿毛 

廣播劇海報畫師: 阿昕

 

littlesmall4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