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广播剧《魔道祖师》1_04(staff).jpg

 

 

《魔道祖師》第一季第4集

發布時間: 2018-06-15 (五) 12:18

時長: 26:26

原著小說對應章節: 第四章〈雅騷一〉第一冊 P.96 - 109  &  第五章〈陽陽〉第一冊 P.168 - P.177 

 

00:05    喂喂喂,你要帶我去哪兒啊?

00:08    放手啊!

00:09    不放

00:14    到底去哪?

00:16    回雲深不知處    

01:05    嚶嚶嚶~~我不要進去啊~~嗚啊~~我不要進去~~~不進去啊

01:15    藍思追:莫公子~

01:18    藍景儀:哭什麼哭!是你自己說喜歡含光君的

01:21    現在都把你帶回我們姑蘇藍氏了,你還嚎什麼!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01:26    什麼地方?不就是雲深不知處嘛?

01:30    藍景儀:這裏可是雲深不知處!規訓石壁上的家規你沒看見嗎

01:30    我以前又不是沒在這兒讀過書!

01:34    雲深不知處內禁止喧嘩!

01:40    這石壁上刻著三千多條家規!我哪兒看得清啊!

01:46    藍景儀:三千條是哪年的老黃曆,現在已經加到四千零一十九條了!哼!

01:52    苦啊!

01:58    我還以為被紫電抽了一鞭子,什麼懷疑都洗清了

02:02    誰知道順口噁心了藍忘機一句,就被帶到雲深不知處來了 

02:08    真是奇了,難不成一別經年

02:10    藍忘機修為高了這麼多,心胸反而變的狹窄了不成?

02:17    藍景儀:含光君,不如我們把他的嘴堵起來吧

02:21    讓他哭

02:23    哭累了,拖進去

02:27    我喜歡男人的

02:31    你們家這麼多美男子,我怕我把持不住啊

02:38    藍思追:莫公子,含光君把你帶回來,其實是為你好

02:42    你若不跟我們走,江宗主是不肯善罷甘休的

02:45    這麼多年來,被他懷疑是夷陵老祖奪舍而抓回去拷問的人數不勝數

02:50    而且從來沒有人被放出來過

02:53    藍景儀:不錯。江宗主的手段,你沒見識過吧?毒辣得很……

02:57    都怪夷陵老祖帶起的一股歪風邪氣,學他的人太多了

03:02    這個江宗主又疑神疑鬼的,全都抓回去他抓得完嗎?

03:07    哼 也不看看,就你這個樣,笛子吹成那個德行……呵

03:14    呃  其實,說起來也許你們不信

03:17    我平時笛子吹得還是可以的……

 

小說原文:

這一「呵」,勝卻千言萬語。

魏無羨覺得很有必要辯解一下:「這個,其實,說來也許你們不信,我平時笛子吹得還可以的……」

 

路知知哭天喊地的假哭演技超可愛的~一會兒裝瘋,一會兒正經的內心OS,兩種感覺切換自如啊!!!

魏無羨表示: 說我斷袖可以,但不可以質疑我的業務水準

魏嘰的聲音也好好聽,真的跟瑯琊榜蕭景睿的聲音差很多耶!!!!

彈幕說忘羨"一個嚶嚶怪,一個嗯嗯怪" XDD 真是一語中的

 

03:22    藍曦臣:聚在山門口作甚?

03:25    兄長

03:26    藍曦臣?

03:27    來得正好!

03:29    我只要胡說八道幾句,說不定就被攆下山了!

03:33    藍曦臣:忘機從不往家中帶客,這位是?

03:37    我是……

03:38    唔~~!太無恥了!居然使用禁言術!

03:44    兄長,可是又要去見斂芳尊?

03:47    藍曦臣:是,要與三弟一同商議下次的清談會

03:51    喲,去見金光瑤呀

04:01    藍曦臣:對了,忘機啊,你上次從莫家莊帶回來的東西

04:05    叔父拿去看了,明早就進行招魂儀式

04:09    好,屆時我會到場

04:12    莫家莊的東西……

04:14    藍曦臣:難得你帶人回來,還這麼高興

04:16    須好好待客,不可對人使用禁言術

04:24    呼   差點把我憋死了!

04:25    藍景儀:沒看出高興啊~

04:27    藍思追:景儀

04:28    藍曦臣:我先走了

04:29    嗯

 

小說原文: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姑蘇藍氏,向來公認是美男子輩出的家族。這一代本家的雙璧更是格外出挑。

這兩兄弟雖非雙生子,容貌卻有八九分相似,難以分出確切高下。

然而,一種顏色,兩段風姿。藍曦臣清煦溫雅,款款溫柔,藍忘機卻過於冷淡嚴正,拒人於千里之外,失之可親。

故在仙門世家公子品貌排行中,以前者為第一,後者為第二。

藍曦臣不愧為一宗之主,看到魏無羨抱著一頭花驢子,也沒露出半分不自然的神色。

魏無羨笑容滿面地放開驢子,迎了上去。

姑蘇藍氏極重長幼尊卑,他只要對藍曦臣胡說八道幾句,一定會被藍家人亂棍打下雲深不知處。

誰知剛準備大顯身手,藍忘機看了他一眼,他上下兩片嘴唇便分不開了。

魏無羨張不開嘴,悻悻然回到花驢子身邊。

聽到「莫家莊」三個字,魏無羨不自覺留意,卻感上下唇一分,藍曦臣解了他的禁言,

對藍忘機道:「難得你帶人回來,還這麼高興。須好好待客,不可如此。」

高興?魏無羨仔細看了看藍忘機那張臉。

怎麼看出來高興的?!

 

哇喔!!這邊是藍曦臣的初登場。我聽過王凱大大配過最帥的聲音是靈主裡面的單雨童,可謂是風神俊秀。

藍曦臣也不錯,但還是單雨童比較帥 (雨童哥贏在人設上)

可以在魔道廣播劇中聽到王凱大大的配音就覺得很開心。

魔道小說人物刻劃都很鮮明,藍曦臣就被大家戲稱為"讀弟機",

根本就是汪嘰OS擔當,各種神助攻,可謂是成就忘羨CP的大媒人。

彈幕說藍曦臣湛語十級的真是太好笑了。

這邊似乎是廣播劇中第一次提到"歛方尊"的稱號,"歛"字在台灣人發音是發四聲,但中國標準發音好像是發三聲,

所以彈幕就有很多歛芳尊=臉方尊,居然還有人留言" 臉圓就不尊嗎?" ← 道友們也太有才了吧!!

 

04:38    拖進去

04:40    藍景儀:含光君,拖到哪里去?

04:41    靜室

04:43    藍景儀&藍思追:……靜室?!

04:55    唔.....這就是靜室?

04:57    藍景儀:這裏是含光君的書房和臥室

04:59    平時我們誰都不能進去的,連打掃都是含光君親力親為的

05:03    現在含光君不在,你不要亂動他的東西,聽見沒有?

05:09    這多不好意思啊,不如你們還是放我下山吧

05:13    藍景儀:含光君讓你待著你就待著

05:16    你也別想著偷溜下山,沒有通行玉令

05:19    就算你長著翅膀也飛不過山上的結界

05:23    依我看吶~~

05:25    藍景儀:磨蹭什麼?讓你進去就進去!

05:27    啊!喂~~~

05:35    不行,我必須出去

05:40    在大梵山召喚出溫寧的時候,他顯然一幅失去神智的樣子

05:45    我得見見他,弄清楚怎麼回事

 

小說原文:

魏無羨不明就裡。眾人則面面相覷,不敢作聲。

那是含光君從來不讓其他人出入的書房和臥房啊……

 

天子笑.jpg

 

05:51    嗯?檀香味?

05:55    藍湛身上便是這個味道

06:00    嗯~~這小香爐還挺別致

06:04    欸?這塊地板是空的?

06:13    天子笑?!

06:16    好哇,當年因為雲深不知處禁酒罰了我多少次

06:21    如今卻在自己房裡挖了個坑藏酒?

06:24    這個藍忘機,果真是變了!

06:31    嗯~~~香!

06:36    噸噸噸噸噸……

06:40    不愧是姑蘇名家獨釀的“天子笑”啊!哈哈

 

小說原文:

他遇任何事,心裡都不會真急,負著手在靜室中來回踱步,相信遲早能有對策。

那股沁人心脾的檀香之氣冷冷清清,雖不纏綿,自有動人之處。

他閑來瞎想:「藍湛身上便是這個味道,想來是在這裡練琴靜坐的時候,香氣沾到了衣服上。」

這麼想著,忍不住靠得裡角落那張香几更近了些。這一靠,便覺出腳下一塊木板與其他地方明顯不同。

魏無羨心中一奇,附身開始東敲西敲。

生前刨坑挖墳找地洞的事做多了,不消片刻,竟讓他翻起了一塊板子。

在藍忘機的房裡發現了一個藏私秘地,光是這件事就足夠魏無羨吃驚了,

豈料看清裡面藏的是什麼東西之後,他還能更驚。

木板翻起以後,另一股原本混在檀香裡不易覺察的醇香彌漫開來,

七八隻圓滾滾的漆黑小罎子擠在一個方形的小地窖裡。

這個藍忘機果然是變了,連酒都藏!

雲深不知處禁酒,就因為這個,第一次見面,他倆就打了一場小架,

藍忘機還打翻了他從山下姑蘇城裡帶上來的一壇「天子笑」。

從姑蘇返回雲夢後,魏無羨就再沒機會喝到這姑蘇名家獨釀的「天子笑」了,

記了一輩子,總說有機會要回來嘗嘗,可總是沒成。

而這裡藏的酒,不消打開嘗,他一聞酒香就知道,正是「天子笑」。

想不到藍忘機這樣一個恪守成規、滴酒不沾的人,

竟然也會有一天被他發現在自己房裡挖了個坑藏酒,真乃天道好輪回。

魏無羨一邊感慨,一邊喝完了一壇。

他酒量極好,酒癮又大,想了想,藍忘機欠他一壇天子笑,這麼多年了總得收點利息,便又喝了一壇。

魏無羨一拍手,喝完手上這壇裡的最後一口,找了找居然沒地方扔,

便往兩個空罎子裡灌滿清水,原樣封好塞回去,蓋上木板。

一番活幹完,這就出去找玉牌。

 

路羨正正經經時的聲音實在是太好聽了,路老師聲線很清澈,聽著讓人覺得非常舒服。

在認識路老師之前我還以為我最愛的是低音砲,我都沒料到自己會對路老師的聲音這麼著迷。

我現在只要聽到路知知的聲音就會很開心,

除了魏無羨,還有《風語咒》郎明、《靈主》良垣、《你師父我人傻錢多》季小禮我都很愛,

今天看到貓耳發布《全球高考》定檔預告,路知知老師在劇中居然是個清冷音的角色,

讓我覺得新劇必須要追一下的啊!

路老師雖然還是個受,但是個清冷的強受,由衷希望路知知老師下一部能接一個攻啊!!

這麼清澈還能這麼man這麼A的聲音也只有路知知老師能夠做到了!!!! 

 

忘忘仙背.jpg

 

06:53    冷泉?

06:55    哼  不錯,姑蘇藍氏人人身上都帶著通行玉令

06:59    下冷泉的時候總得脫衣服

07:01    他衣服都脫了,還能用嘴叼著那塊玉牌不成?

07:05    我這就去偷一個!

07:27    咦 已經有人在泡了啊? 正好

07:35    這位兄弟,我可不是故意偷看你泡冷泉

07:38    只是想借你的玉牌一用,你可千萬別回頭啊

07:43    玉牌,玉牌,玉牌在哪里?

07:50    戒鞭痕!!!這人背上怎麼會有這麼多戒鞭痕!

07:55    一兩道已是嚴重的教訓,他身上帶了三十多道

07:58    是犯了什麼大逆不道的錯?!

08:02    (藍忘機在水裡轉身)

08:02    烙印?!

08:04    誰?!

08:06    (避塵出鞘)

08:07    哎~~是我是我,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08:10    是藍忘機?!怎麼可能?!

 

小說原文:

藍家也從來沒人敢做在冷泉附近窺伺這種無恥之事,

因此守備並不嚴苛,極好糊弄,剛好方便魏無羨去無恥。

巧極妙極,蘭草交疊後的白石上,放著一套白衣,已經有人來了。

這套白衣疊得十分整齊,令人髮指,仿佛雪白的豆腐塊,連抹額都折得一絲不苟。

魏無羨把手伸進去翻找通行玉牌時幾乎不忍心弄亂它。

泉中之人身形高挑,膚色白皙,長髮漆黑,濕漉漉地攏在一側,

腰背線條流暢,優美而有力。簡而言之,當是個美人。

但魏無羨絕不是因為什麼看美人出浴被震撼了因此移不開目光。

再美他又不會真的喜歡男人。

實在是這人背上的東西,教讓他移不開目光。

數十道縱橫交錯的傷痕。

 

何以歌的冷泉變奏版好聽! 這段藍忘機泡在冷泉中的音效特別棒,

讓人覺得好有畫面感,一定要搭配"忘忘仙背"服用 XDD

避塵出竅的聲音也特別讚,新桐老師曾在第一季主創FT說過: "你們不覺得藍忘機的劍聲音特別好聽嗎?"

新桐老師後期太細膩了,有好多好多小巧思,應該多跟聽眾公開一下的啊,

仔細聽這一段,果然覺得避塵特別鋒利,劍芒特別仙特別美 XDDD

原著小說中提到:"再美他又不會真的喜歡男人" 這不就是在給魏無羨立flag嗎 !!

關於藍忘機背後三十三道戒鞭痕,明面上是因為他打傷了三十三位長輩而受罰留下的傷痕,

但根據網友另一個狗血版的說法,魏無羨(魏无羡)名字筆畫剛好就是三十三畫,

所以藍忘機無疑是把魏無羨的名字刻在自己身上,

不知道是墨香銅臭本來就有此深意,還是網友們的穿鑿附會,能夠這樣解釋我也是佩服。Orz

 

08:26    太好啦!是藍景儀和藍思追!

08:28    這下可以被亂棍轟下山了!

08:31    我沒看到!我沒看到!我什麼都沒看到啊!

08:34    我絕對不是來偷看含光君沐浴的!

08:36    藍景儀:你!

08:37    藍思追:什麼?含光君?含光君在裏面?!

08:41    藍景儀:好你個死斷袖!這、這、這也是能偷看得的?!

08:45    哎呀呀  含光君不穿衣服的樣子我一點都沒看到!

08:48    藍景儀:此地無銀三百兩!

08:52    還說你沒有,你沒有你鬼鬼祟祟在這裏做什麼?

08:56    你看看你,羞得都沒臉見人了!

08:59    你不要這麼大聲嘛,雲深不知處禁止喧嘩的

 

小說原文:

魏無羨趁熱打鐵,給自己坐實罪名:「含光君不穿衣服的樣子我一點都沒看到!」

藍景儀怒道:「此地無銀三百兩!還說你沒有,你沒有你鬼鬼祟祟在這裡做什麼?你看看你,羞得都沒臉見人了!」

魏無羨雙手掩面道:「你不要這麼大聲嘛,雲深不知處禁止喧嘩的。」

 

小說原文的對話中特別添加了魏無羨心理和動作的描寫,廣播劇中當然就是完全得靠台詞來呈現,

所以一邊聽廣播劇一邊對照小說真的能夠讓人物飽滿度錦上添花。

其實也不用對照小說,配音老師們的演繹就使人物充分立體飽滿了,只是對照一下原文會覺得更有意思,

而且更能體會廣播劇劇組的用心,主創&配音老師們有多麼的忠於原著、尊重原著。

 

 

09:05    藍景儀&藍思追:含光君!

09:06    嗯

09:08    藍景儀:含光君,這個莫玄羽,實在可惡

09:12    本來瞧他在莫家莊相助的份上您才帶他回來,他卻……卻……

09:17    都散了

09:17    藍景儀:含光君~~

09:19    藍思追:景儀,走吧

09:31    走吧

09:35    (汪嘰拎起羨羨就走)

09:35    你放我下來!

09:38    喧嘩者禁言

09:40    別用禁言術!

09:41    我不叫了還不成嗎?

09:45    藍家什麼時候對窺伺本家名士沐浴這種不知廉恥的罪名都這麼寬容了

09:51    這樣也能忍?!

10:03    (汪嘰把羨羨拖進靜室,扔在床榻上)

10:04  (發力)哼

10:08    哎喲——含光君你也太不體貼了……

10:14    亥時了,睡吧

10:17    啊?

10:18    你就睡在這裏

10:20    那你……

10:22    我睡隔間

 

小說原文:

正雞飛狗跳,藍忘機身披一件白衣,散著長髮,從層層疊疊的蘭草之後走了出來。

不過幾句話的工夫,他竟然已穿得整整齊齊,避塵尚未收入鞘中。

眾小輩連忙行禮。

藍景儀忙道:「含光君,這個莫玄羽,實在可惡。本來瞧在他莫家莊相助的份上您才帶他回來,他卻……卻……」

魏無羨以為,這次一定會被忍無可忍地踹出山門去了,

誰知,藍忘機輕描淡寫地掃了他一眼,靜默片刻,錚的一聲,便把避塵收入了鞘中,道:「都散了。」

平平淡淡的三個字,然積威之下,絕無二話,眾人立刻散了。

藍忘機則從從容容地提起魏無羨的後領,一路往靜室拖去。

前世他身量與藍忘機相近,只比他略略矮一點,

兩人都是難得的修長人物,站在一起時,到一寸的差距看起來微乎其微。

而這輩子一覺醒來換了個身體,雖然在普通人中已算得高挑,卻仍是比藍忘機低了足足二寸有餘,

被他拎在手裡,竟毫無掙扎餘地。

魏無羨踉踉蹌蹌地要叫,藍忘機冷冷地道:「喧嘩者禁言。」

扔他下山那是求之不得,禁他言卻是敬謝不敏。

魏無羨百思不得其解:藍家什麼時候對窺伺本家名士沐浴這種不知廉恥的罪名都這麼寬容了,這樣也能忍?!

藍忘機將他拎入靜室,直奔內間,「咚」的一聲,摔在榻上。

魏無羨被摔得哎唷一下,一時爬不起身,本想嬌嗔幾句,瘮他一身雞皮疙瘩,

抬眼一瞄,藍忘機一手提著避塵劍,正居高臨下看著他。

看慣了藍二公子束著抹額和長髮、一板一眼、一絲不苟,

這副烏髮微散、薄衣輕衫的模樣倒是從未見過,魏無羨忍不住多瞧了兩眼。

拖來摔去一番動作,藍忘機原本緊緊合著的領口也扯開了些,

露出了明晰的鎖骨,和鎖骨之下那片深紅色的烙印。

順著他的目光,藍忘機微微垂下眼簾,順手拉了拉衣領,

遮住鎖骨,隱去傷痕,又是那個冷若冰霜的含光君。

正值此時,一陣沉沉的鐘聲從天外傳來。

藍家家規嚴苛,作息嚴謹,亥時息,卯時起,這鐘聲便是督示。

藍忘機凝神聽盡了鐘聲,對魏無羨道:「你就睡在這裡。」

不給魏無羨答話的機會,他便轉入了靜室的隔間,留魏無羨一個人歪在榻上,心中迷茫。

 

小說這邊有關於含光君薄衣輕衫的描寫,反正廣播劇是表現不出來了,

如此養眼的畫面就留待聽眾們自行想像 XDD

廣播劇路羨加了一句台詞 "哎喲~~含光君你也太不體貼了"

還有委屈巴巴地說"我不叫了還不成嗎?"

這分明就是在撒嬌啊~ 曖昧的語氣讓人覺得魏無羨真的好嬌俏啊 XDD

 

10:26    他這個表現,莫非是已經猜到了我是誰

10:30    可藍忘機最是為人正派,當年和我結的梁子也不小

10:35    若認出是我,早應該和我打個天昏地暗才對呀

10:42    我從前隨便幹點什麼他都不能忍

10:45    如今我都使出勁渾身解數作妖了

10:48    他居然還無動於衷?

10:52    烙印?!

10:53    誰!

10:58    他胸口這枚烙印,怎麼位置大小與我生前身上的那塊毫無二致

11:03    還有那三十多道鞭痕……

11:07    藍忘機向來是世家弟子楷模,究竟是犯了什麼不可饒恕的錯

11:12    要受這麼重的罰?

 

 

小說原文:

並非沒有懷疑過藍湛猜到了他是誰。只是這懷疑于情於理都不通。

獻舍既為禁術,必然知之者甚少。

流傳下來的也多是殘卷,無法發揮作用,長此以往,信之者更少。

莫玄羽也不知道究竟是看了哪裡搞來的秘卷才召回了魏無羨。

藍忘機總不能憑他吹的那段破笛子就認出他。

他自問生前與藍忘機並沒有什麼銘心刻骨的交情。

雖是同窗過,歷險過,並肩作戰過,但從來都如落花流水,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藍忘機是姑蘇藍氏的子弟,這就註定他必然既「雅」且「正」,與魏無羨性情頗不相容。

魏無羨感覺他們關係不能說差,但也不好意說好。

估計藍忘機對他的評價也和旁人一樣:邪氣肆虐正氣不足,終有一日必成大患。

魏無羨叛出雲夢江氏、成為夷陵老祖之後,和姑蘇藍氏結的梁子也不能說小,尤其是他臨死前那幾個月。

若藍忘機認定他是魏無羨,他們應該早就打得昏天黑地了才對。

而現狀卻讓人哭笑不得:他從前隨便幹點什麼都讓藍忘機不能忍,

如今使勁渾身解數作妖作怪藍忘機卻都能忍。

該不該說是長足進步、可喜可賀?!

 

小說這邊描寫了魏無羨剛剛重生時的心態,他覺得自己前世和藍忘機並沒有太深厚的交情,

雖然自己經常無意識地去撩撥藍忘機,但藍忘機的回應都很冷淡,

甚至在自己不得已改修鬼道後,藍忘機一而再再而三的勸阻,使得魏無羨總是有藍忘機對自己並無好感的錯覺。

我記得陳情令在百鳳山圍獵中藍忘機曾經問過魏無羨:"你把我當成什麼人?"

魏無羨回答:"畢生知己",但在小說中魏無羨看起來並無此自覺啊。

 

 

這可能是跟敘事方式的不同有關,電視劇是先交代完前世的故事鏡頭才轉回現世,

已經讓觀眾一口氣了解到忘羨在前世一同經歷了這麼多,要說兩人只有落花流水似的交情,

汪嘰始終和重生後的魏無羨站在同一陣線,還處處維護,好像又有點說不過去,

畢竟陳情令的設定中忘羨就是"社會主義兄弟情"嘛 XDDD 硬是要強調兩人是"知己"

劇版的含光君出浴圖有演出汪嘰背上的戒鞭痕,也有給胸口烙印一個特寫鏡頭,

但是並沒有特別解釋胸口和魏無羨別無二致的烙印是怎麼來的,(廣播劇有演出來,彈幕說是情侶款烙印 XDDDD)

總之是個只可意會不可言傳、說破它廣電爸爸會森戚戚不過審的原因,

劇組也是盡力了,算是給原著粉的一個小彩蛋吧。

 

【廣播劇】《魔道祖師》第一季第4集 心得_05.jpg

(Credit: 畫師 長陽=九條輪=你的專屬腿毛,這圖畫的應該是香爐,不過我覺得姿勢倒是挺符合這裡的情節)

 

11:21    (魏無羨半夜輾轉反側)

11:25    啊C....睡不著啊~~

11:28    要不,我去隔間看看能不能把藍忘機的玉牌偷過來!

11:37    (躡手躡腳)

11:44    (翻找,無果)

11:47    他不會把玉牌藏在身上吧

11:53    (氣息)……

11:55    他沒睡?!嘶~豁出去了!

12:01    (羨羨伏在了汪嘰身上)

12:04    唔~~~從我身上下去

12:06    不下

12:07    我記得藍忘機最不喜和別人身體接觸,這下總能被趕下山了吧!

12:12    ……下去

12:15    我不

12:16    你讓我睡在這裏,就該料到會發生這種事

12:20    你確定要這樣嗎?

12:23    我……呃.......

12:25    (汪嘰把羨羨定住了)

12:27    (輕笑) 那你就一晚上這樣吧

12:29    啊?

12:33    睡吧

 

 

小說原文:

乾瞪眼捱過許久,魏無羨翻身下榻,動作極輕地到了隔間。

藍忘機側臥在榻,似乎已經陷入沉眠。魏無羨無聲無息靠了過去。

他仍不死心,準備摸一摸,看看能不能摸出那只千呼萬喚始不出的通行玉令。

豈知剛伸手,藍忘機長睫微顫,睜開了眼睛。

魏無羨把心一橫,撲身上榻。

他記得藍忘機非常討厭和別人身體接觸,從前碰他一下能被掀飛出去,

若是這樣還能忍,那就絕對不是藍忘機了。他會懷疑藍忘機被奪舍了!

魏無羨整個身體淩駕于藍忘機上方,雙腿分開,跪在他腰部兩側,

手則撐著木榻,把藍忘機困在雙臂中央,臉則緩緩壓下去。

兩張臉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近到魏無羨都快呼吸困難了,藍忘機終於開口了。

他沉默了一陣,道:「下去。」

魏無羨厚著臉皮道:「不下。」

一雙瞳色極淺的眸子,近在咫尺,與魏無羨對視。

藍忘機定定看著他,重複了一遍:「……下去。」

魏無羨道:「我不。你讓我睡在這裡,就該料到會發生這種事。」

藍忘機道:「你確定要這樣?」

「……」不知為什麼,魏無羨有種必須慎重考慮回答的感覺。

他剛要勾起嘴角,忽然腰間一麻,雙腿一軟。緊接著,整個人撲通一下,趴到了藍忘機身上。

欲成不成的一個弧度就這麼僵在了嘴角,他的頭貼著藍忘機右側胸口,渾身上下動彈不得。

藍忘機的聲音從上方傳來。他說話又低又沉,胸膛隨著吐字發音微微震動:

「那你就一晚上這樣吧。」

魏無羨怎麼也沒料到是這個下場,動了動想起身,腰部卻是持續一陣酸軟無力,

竟是只能以一個窘迫的姿勢,緊緊貼在另一個硬邦邦的男子身上,整個人都懵了。

藍湛這些年到底是怎麼了,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這還是以前那個藍湛嗎?!

被奪舍的是他才對吧?!?!

他內心正驚濤駭浪,忽然,藍忘機微微起身。

魏無羨以為他總算是不能忍了,精神為之一振。

誰知,藍忘機輕輕一揮手。

燈滅了。

 

這一整段完全符合小說簡介:

藍忘機(攻)×魏無羨(受)

高貴冷豔悶騷攻×邪魅狂狷風騷受

調戲不成反被【嗶——】

這邊小說的描寫真令人臉紅心跳,路羨的那句"我不....."也好酥軟

廣播劇這段也是高甜的經典場面,

彈幕充斥著"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

大家紛紛表示自己大門牙失守、笑容逐漸變態、姨母笑炸裂、嘴角掛到耳朵上了 XDD

最後魏嘰說完"睡吧" 居然還有睡覺時呼吸的氣息聲,實在是太讚了啊啊啊~~~~

 

排排坐分饅頭留言: 本來懷著搞笑的心情聽羨羨爬床一段的,bgm一響起來配上汪嘰最後深吸的一口氣,

突然間就有點心酸,結尾聽到《何以歌》第一句眼淚一下就出來了,

“入夢的帶不走,初醒的看不透”

初醒的羨羨看不透,看不透二哥哥入夢十三年珍藏在心底的深情啊 (′°ω°′)

 

【廣播劇】《魔道祖師》第一季第4集 心得_06.jpeg

(Credit: 畫師 長陽=九條輪=你的專屬腿毛,這圖畫的是藍景儀)

 

13:03    (敲門聲)

13:04    唔……(哈欠)

13:10    藍思追:莫公子?你醒了嗎?

13:14    (起身,開門)

13:18    小思追!你這麼早叫我幹什麼?!

13:22    藍思追:早?……可是,已經巳時了呀

13:27    含光君寅時便起了……

13:30    我起不來

13:33    藍思追:呃,你又怎麼啦?

13:35    我怎麼了?我被你們家含光君睡了!

13:41    藍景儀:姓莫的!你再胡說八道我們可饒不了你

13:44    真的!他睡了我一整夜!

13:46    我不出去,我沒臉見人!

13:49    藍景儀:真是沒羞沒臊!

13:50    含光君又不是斷袖,他睡你?!

13:53    你別去睡他就謝天謝地了。起來!

13:55    把你那頭驢子牽走,好好治治它,吵死人了!

13:59    你對我的小蘋果怎麼了?!

14:01    你不要碰它,它可是會尥蹶子踹你的

14:04    藍景儀:小蘋果是什麼?

14:06    我的驢啊!快!帶我去找它!

14:09    藍景儀:喂~~~! 你慢點跑,雲深不知處禁止疾行!

14:09    (景儀邊喊邊追)

14:12    藍思追:景儀~~你也慢點~~~

 

 

小說原文:

魏無羨趴了一整夜,前半夜都在思考這些年來在藍忘機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後半夜才迷迷糊糊入睡。

第二日清晨,睜開眼睛,藍忘機人已走得不知所蹤,

他則規規矩矩躺在榻上,雙手放在身側,被擺成了一個安分守己的姿勢。

魏無羨一把掀了蓋在身上的被子,右手五指埋入頭髮中,心頭那股荒謬又悚然的莫名感仍然揮之不去。

這時,靜室的木門輕輕叩了兩下,藍思追的聲音在外響起:「莫公子?你醒了嗎?」

魏無羨:「這麼早叫我幹什麼?!」

藍思追:「早、早?……可是,已經巳時了呀。」

藍家人都是卯時作亥時息,極其規律,魏無羨則是巳時作丑時息,也很規律,整整比他家晚了兩個時辰。

他趴了半夜,腰酸背痛,耿直地道:「我起不來。」

藍思追道:「呃,你又怎麼啦?」

魏無羨道:「我怎麼了。我被你們家含光君睡了!」

藍景儀的聲音也氣勢洶洶地響了起來:「你再胡說八道我們可饒不了你。出來!」

魏無羨冤枉道:「真的!他睡了我一整夜!我不出去,我沒臉見人!」

幾名小輩在門外面面相覷。

含光君的住所旁人不能隨意踏入,他們哭笑不得,又沒法直接進去把人拖出來。

藍景儀怒道:「真是沒羞沒臊!含光君又不是斷袖,他睡你?!你別去睡他就感恩蒼天了。

起來!把你那頭驢子牽走,好好治治它,喧嘩死了!」

提到他的坐騎,魏無羨忙一骨碌爬起:「你對我的小蘋果怎麼了?!你不要碰它,它可會尥蹶子了。」

 

路羨胡鬧說自己被含光君睡了一整夜,這邊路知知老師真是演得有夠皮!!! 

飾演景儀的夏侯落楓大大配音也配的很棒! 藍景儀只要一出現氣氛就會變得很歡樂,

兩人一見面就互懟,根本是一對歡喜冤家。

廣播劇中景儀喊著說雲深不知處不可喧嘩,跑著說不可雲深不知處不可疾行

讓他毛毛躁躁的形象又更加鮮明了。

難怪彈幕上大家都笑他是"四千家規都束縛不住的男人" ,真是笑死我

聽到景儀說出"含光君又不是斷袖,他睡你?"

想必聽眾都在竊笑,你們家含光君怎麼就不是斷X了? 但他只斷在魏嬰身上,以後不僅睡,而且還要"天天"睡人家呢!

廣播劇中思追說"含光君寅時便起了",這句是六音老師加戲,

Fiona920608留言: "羨羨回來忘機真的好激動好高興,一回雲深不知處就泡冷泉冷靜心神,

平時卯時起,第二天寅時就起了,早起了兩個小時,

估計晚上抱著羨羨一晚上也沒睡著,心裏都是失而復得的喜悅和珍惜~"

聽眾也都發現含光君要強忍心中激動又要故做鎮定,難怪會比平時早起一個時辰了。

【廣播劇】《魔道祖師》第一季第4集 心得_07.jpg

 

14:21    哇 好多兔子!來來來,叉起來叉起來,烤了烤了,來!

14:25    藍景儀:雲深不知處禁止殺生!

14:28    趕緊讓你的驢閉嘴,早讀的都過來問過好幾次了!

14:32    再這樣我們要被罵死了!

14:35    你給它吃個蘋果就好了

14:36    喏,我從靜室順出來的

14:39    藍思追:小蘋果,吃吧

14:44    藍景儀:話說你這驢到底哪來的?

14:46    它呀,莫家莊的啊

14:48    我看它投緣,就把它收入我的麾下了!

14:54    藍思追:莫前輩說話真有意思

14:58    對了,兔子真的不能烤啊?

15:02    是不是烤了就要被趕下山去?

15:04    藍景儀:這是含光君養的,我們只是偶爾幫忙照看而已,你敢烤!

15:08    呵呵 藍湛這人也真是!

15:13    以前送他他都不要,現在自己偷偷摸摸的養了一大群

15:17    還說不要,哄誰呀?

15:19    冷冰冰的含光君板著臉抱個毛絨絨的小兔子

15:25    哎喲我的媽哈哈哈……

 

 

小說原文:

魏無羨道:「我的驢啊!」他出了靜室,轟著幾名小輩帶他去找坐騎,

被人領到一片青草地上,那頭花驢子果然在大叫不止,喧嘩不已。

大叫的原因是因為它要吃草,但是那片草地上聚集著幾十團滾滾的白絨球,讓它無法下嘴。

魏無羨喜道:「好多兔子!來來來,叉起叉起,烤了!」

藍景儀七竅生煙:「雲深不知處禁止殺生!趕緊讓它閉嘴,早讀的都來問過好幾次了!再這樣我們要被罵死了!」

魏無羨把拿給他的早飯裡的蘋果給它吃了,果然,花驢子一啃蘋果就顧不上叫,哢擦哢擦嚼動嘴皮子。

魏無羨一邊摸著它的後頸,一邊打這幾名小輩身上通行玉令的主意,

一邊還指著滿地圓滾滾的白兔子,道:「真的不能烤?是不是烤了就要被趕下山去?」

藍景儀如臨大敵,連忙張開雙手擋在他面前,道:「這是含光君養的,我們只是偶爾幫忙照看而已,你敢烤!」

魏無羨聽了,險些笑倒在地,心想:「藍湛這人真是!以前送他他都不要,現在自己偷偷摸摸地養了一大群。

還說不要,哄誰?饒命,其實他暗地裡是喜歡這種白乎乎毛乎乎的小東西吧!

含光君板著臉抱著個兔子,哎喲我的媽,我要不行了……」

可再一想起昨晚他趴在藍忘機身上時的那個光景,他忽然又笑不出來了。

 

魏無羨說看小蘋果"投緣",就把它收入麾下,結果彈幕上一堆聽眾都聽成"頭圓",

還瘋狂跟魏無羨亂表白說"我們都頭圓,把我們也收入麾下吧" 是怎樣 XDDDDD

還有說"頭圓是可以的,臉方的就不行" 是什麼鬼啊,笑到我發出豬啼聲了 XDDDD

shanshanmoon留言: "果然思追太懂了,早上敲門的時候還在叫莫公子,

聽說被含光君睡了,在看小蘋果的時候就變成了莫前輩....太有眼力見兒了!"

說到烤兔子,聽說四川人非常喜歡吃兔肉,尤其麻辣兔頭更是深受四川人歡迎的人氣小食。

不知道肖戰邊拍兔子戲時是否也覺得小兔兔看上去很好吃呢XDDD

含光君可不是因為小兔兔可愛才養的兔子,而是因兔子乃魏無羨當年送的"定情信物"所以才養到現在啊~

欲知詳情請聽第六集的"雙兔案"

 

15:30    藍景儀:不好!出事了!

15:31    藍思追:是冥室在敲鐘,我們快去看看!

15:34    我也去!

15:45    招魂儀式出事了!

15:47    眾弟子:誒呀,這發生什麼了,出什麼事了,招魂儀式出事啦

15:47    來! 讓一讓~~讓一讓~~~讓過一下

15:53    守門弟子:含光君說不能進去

15:56    (從冥室裏跑出一個弟子) 不該的,不該召的....

15:58    你們在招什麼東西的魂?含光君呢?!

16:00    還有誰在裡面?

16:02    弟子:含光君,讓我逃...(吐血)

16:05    糟了!讓我過一下

16:08    守門弟子:誒你幹嘛,站住,你是誰啊,你不能進去

16:09    讓我進去!開!

 

小說原文:

魏無羨一把抓住他的手,沉聲道:「你們在招什麼東西的魂?還有誰在裡面?含光君呢?!」

這名門生似乎呼吸十分困難,張嘴道:「含光君,讓我逃...」

話沒說完,殷紅的鮮血從他的鼻子和嘴巴裡一湧而出。

魏無羨將人推進藍思追懷裡,那支草草製成的竹笛還插在腰間,

他兩步邁上數級的臺階,踹了一腳冥室的大門,厲聲喝道:「開!」

冥室大門張嘴狂笑一般,霍然開啟。

魏無羨旋即閃身入內。大門緊跟在他身後合上。

幾名門生大驚,也跟著沖上去,那門卻無論如何也打不開了。

一名客卿撲在門上,又驚又怒,脫口而出:「剛才這個究竟是什麼人?!」

 

路知知老師這聲"開" 實在man爆~萬千少女的小心臟又被霸氣老祖給狙擊了 XDDDD

果然藍二哥哥不在時,夷陵老祖就是最man的!

 

冥室_鬼手.jpg

 

16:20    是莫家莊的那只鬼手?藍湛他們是在給這支鬼手招魂?

16:44    藍啟仁:忘機,不能繼續了....(吐血)

16:52    含光君,我與你合奏!

16:53    嗯

16:59    連藍啟仁都抵不住怨氣暈了,這鬼手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17:16    怎麼會這樣?這隻手的主人亡魂居然沒被曲子召來

17:21    除非這名死者的魂魄,和它的屍體一起被割裂了

17:40    《招魂》不行,先將它鎮壓下來

17:42    好

17:44    呃....方才一時情急都忘了假裝

18:13    有效果

18:34    你...

18:39    藍啟仁:以後不許吹了!不許合奏!不許....(又吐血)

18:47    ...... 藍啟仁這是氣醒了,又被氣暈了?

18:52    不好意思,含光君,小人學藝不精

18:55    吹笛子的水平跟夷陵老祖確實不能相提...

18:58    不過好在這鬼手已經被暫時制服了

19:02    嗯

19:05    弟子:什麼情況?怎麼了?現在情況如何了?鐘聲停了,成功了嗎?

19:10    鎮壓住了,你們把叔父安置好

 

小說原文:

參與招魂儀式的人逃的逃、倒的倒,只有東首主席之方位上的藍忘機還正襟危坐。

他身側橫著一張古琴,手並未放在弦上,琴弦卻兀自震顫嗡鳴不止。

原本他似乎正在沉思,又或是在凝神傾聽什麼東西,覺察有人闖入,這才抬首。

藍忘機臉上一向波瀾不驚,魏無羨看不出他什麼心思。

原本坐鎮一方的藍啟仁此刻已經歪倒在一旁,和那名逃出冥室的門生一樣,七竅流血,神智盡失。

魏無羨頂替了他的位置,旋身踩在了西首的方位上,將竹笛從腰間拔出,舉到唇邊,與藍忘機遙遙相對。

莫家莊當夜,魏無羨先以哨聲相擾,藍忘機再遠遠以琴音相擊,兩人無意中聯手才壓制住了這條手臂。

藍忘機與他目光相接,了然,右手抬起,一串弦音流瀉而出,魏無羨當即以笛音相和。

他們所奏此曲,名為《招魂》。以死者屍身、屍身的某一部分、或生前心愛之物為媒介,使亡魂循音而來。

通常只要一段,就能在陣中看到亡魂的身形浮現出來。

可是,二人一曲即將奏末,也沒有魂魄被召來。

那隻手臂憤怒了一般,通體青筋暴起,空氣中的壓抑感更重了。

若此時鎮守西方的是別人,也逃脫不了藍啟仁那樣七竅流血的下場,早已支撐不住倒下了。

魏無羨暗暗心驚:他和藍忘機同奏《招魂》也無法將亡魂召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除非……除非這名死者的魂魄,和它的屍體一起被割裂了!

看來這位仁兄比他慘一點點。當初他雖然屍體被咬得比較碎,但好歹魂魄是齊全的。

《招魂》不成,藍忘機指間調子一轉,改奏起了另一曲。

這支曲子與方才詭譎森然、仿若喚問的調子截然不同,靜謐安然,曲名《安息》。

這兩支曲子都是流傳甚廣的玄門名曲,誰會彈奏吹奏都不稀奇,魏無羨自然而然地跟了上去。

夷陵老祖的鬼笛名為「陳情」,威名遠揚。

他此時以竹笛應和,故意吹得錯漏頗多、氣息不足,令人不忍卒聽。

藍忘機估計從來沒和如此糟糕的人合奏過,

彈了一陣,終於無法繼續若無其事地繼續下去了,面無表情地抬眼看他。

魏無羨厚著臉皮裝作看不見,調子越跑越遠,轉了個身,正準備繼續吹,

突然身後傳來異象,他回頭一看,登時一驚。

只見原本已失去意識的藍啟仁竟然直挺挺地坐了起來,

頂著一張七竅流血、七竅生煙的臉,鬍子嗓子、指著魏無羨的手都在發抖,

聲嘶力竭道:「別吹了!滾!快滾!不許——」

到底「不許」什麼,還沒說完,他吐出一口鮮血,又原地倒了回去,重新陷入奄奄一息的昏迷之中。

藍忘機:「……」

魏無羨目瞪口呆。

他知道藍啟仁的「不許」後面是什麼:不許吹了!不許合奏!不許玷污他愛徒忘機的琴音!

他們這一場琴笛合奏,竟然把藍啟仁活活氣醒又活活氣暈了過去,可見難聽到什麼程度……

不過,即便如此,那隻手還是在笛聲與琴音的聯合壓制下緩緩垂倒。

魏無羨毫無羞愧之意地想,難聽歸難聽,有效果就行。

 

你們倆開心就好不用管我的死活.jpg

《招魂》的古琴超好聽,沒想到古琴也可以彈奏出肅殺的感覺,南一先生果然厲害,聽眾們都很愛,

彈幕居然還有人說"這招的是我的魂吧" 我快被笑死

《安息》魏無羨才想起來要假裝,其實剛剛已經掉馬了

這邊戰術破音,各種跑調嗶ㄘㄟ實在有夠難聽,彈幕表示"強行走音最為致命" 

連含光君聽了都無言,真是難為囚牛老師了 XDDD

魏無羨再裝也沒用,早在大梵山上就被含光君給識破身分啦!!

還自誇吹笛水平賊高,藍二哥哥只能默默看著戲精魏無羨繼續裝蒜。

藍啟仁都成了藍氣人,叔父一口凌霄血,被彈幕形容"血槽已空"

居然還有人說叔父吐血的聲音像拉肚子,實在是太壞了啊!!

叔父其實是想說"不許拱白菜",叔父太難了XDD

看到彈幕"必定聶大音癡,走音才有效" 這什麼突破盲腸的神觀點啊? 

難怪《清心音》被歛芳尊亂入《亂魄抄》也聽不出來,原來聶大是死於音癡 XDDD

 

20:34    某弟子:含光君,丹藥和施針都無效,這該如何是好

20:38    追本溯源

20:42    不錯,追本溯源

20:44    找到這隻鬼手的全屍,弄清他的身份

20:47    自然有法子救人

20:50    藍思追:可現在招魂都招不出來,我們上哪兒去找?

20:52    西北方

21:32    照顧好叔父

21:32    藍思追:是

21:36    藍思追:含光君,您這便要下山了嗎?

21:39    嗯

21:40    好好好,我們終於可以下山私奔啦!

 

小說原文:

藍忘機看他一眼,緩緩起身,對諸名門生道:「安置好叔父。」

那幾人點頭道:「是!您這便要下山了嗎?」

藍忘機微一頷首,魏無羨已鬼鬼祟祟蹭到他身後,

喜滋滋地大聲自言自語道:「好好好,終於可以下山私奔啦!」

眾人面露慘不忍睹之色,年長的門生尤其悚然,幾名少年卻多少有些習慣了。

只有躺在地上的藍啟仁,無意識間似乎又是一陣面目抽搐,

眾人均想:「這人再多說幾句,說不定藍先生就又被他活活氣醒了呢……」

 

第四集好甜啊! 雖然劇組說這集是回歸日常,看似沒有高光場景,但我覺得每一幕都是經典啊!

彈幕表示:"懷桑君啊,你做了一件多偉大的事啊,讓藍二哥哥的思念成真啦"

那句開心私奔絕世嗲精魏無羨說得太浪了~ 含光君聽著該有多高興,

說完私奔,緊接著下片尾曲《何以歌》實在是太有fu啦!!

魏無羨就用這無名一曲諾此生吧~~~

 

玄幻广播剧《魔道祖师》1_04.jpg

 

littlesmall4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