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劇】《魔道祖師》第一季第5集 心得_01.jpg

 

《魔道祖師》第一季第5集

發布時間: 2018-06-22 (五) 12:38

時長: 30:55

原著小說對應章節: 第四章〈雅騷〉第一冊 P.109 - 133 

 

 

00:13    藍二公子,鬼手的指路姿勢變了

00:16    這是不是說明它指引的東西就在這附近了?

00:20    嗯

00:23    既然都到這裏了,我肯定是要一探究竟的呀

00:27    嗯

00:31    ……藍二公子,在下的言下之意是 不會再試圖逃跑了

00:37    你能不能解開我身上的定身術啊?

00:44    (藍忘機嘆氣) 睡吧

00:46    喂——

00:51    藍湛這些年到底是怎麼了,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00:56    他才是被奪舍了吧!

00:59    從前明明最是古板守禮

01:01    現在不只不排斥身體接觸,還偷藏了天子笑了……

01:06    想起來,當年我跟他第一次見面

01:09    就是因為天子笑打了一架吧

 

一開始魏無羨一本正經的聲音真好聽,

不過正經不過3秒又開始跟藍忘機發嗲了 XDD

 

魏無羨_54_天子笑_姑蘇藍氏聽學_1.jpg

 

01:55    這酒肆還真夠遠的,回來連山門都關了

02:01    不過,就這麼高的圍牆啊

02:06    嘿——

02:07    夜歸者不到辰時不得入內

02:09    爬牆的腿,收回去

02:12    這位哥哥通融一下唄,我一條腿都進來了

02:16    收回去

02:18    哎呀,何必這麼死板?

02:22    你手中拿的何物?

02:25    嘿嘿 天子笑!

02:27    來~分你一壇,當做沒看見我行不行?

02:31    雲深不知處禁酒。罪加一等

02:34    你還不如告訴我,你們家究竟有什麼不禁的吧?

02:39    去看山前的規訓石

02:43    那石頭上密密麻麻地刻了三千條

02:47    還是用篆文寫的,誰會去看呀

02:50    而且,誰家家規有三千多條不帶重複的

02:54    什麼“不可境內殺生,不可夜遊”

02:58    這種的也就算了

02:59    居然還有“不可無端哂笑,不可坐姿不端,不可飯過三碗”

03:04    這條條框框,你們活得還有什麼意思啊

03:07    你——

03:08    好吧好吧,既然雲深不知處禁酒

03:10    那我不進去,站在牆上喝,不算破禁吧

03:14    你敢——

03:16    啊?  喂——

03:18    想打架是吧

03:25    江澄:魏無羨——魏無羨——

03:29    魏無羨!你幹什麼呢?!快住手!

03:35    欸? 身手不錯嘛,你叫什麼名字?

03:39    哼

03:44    你怎麼回事?怎麼和人打起來了!

03:46    就是我提著酒翻牆回來,被他發現了唄

03:49    哼  剛來第一天就給我惹事!

03:52    沒看到山門前的規訓石嗎?

03:54    你當姑蘇藍氏是我們雲夢啊

03:57    以後自求多福吧,我可不管你了

04:00    哈哈哈江澄,惹上事你也會幫我兜著的,是不是

04:05    滾滾滾,趕緊回屋去

04:07    明天一大早還要上課呢

 

小說原文:

聶懷桑:「就是他!」頓了頓,道:「不過他近日閉關,你昨天才來,什麼時候見過的?」

「昨天晚上。」

「昨天晚……昨天晚上?!」江澄愕然:「雲深不知處有宵禁的,你在哪裡見的他?我怎麼不知道?」

魏無羨指:「那裡。」他指的是一處高高的牆簷。

眾人無言以對。江澄頭都大了,咬牙道:「剛來你就給我闖禍!怎麼回事?」

魏無羨笑嘻嘻地道:「也沒有怎麼回事。咱們來時不是路過那家『天子笑』的酒家嘛。

我昨天夜裡翻來覆去忍不了,就下山去城裡又帶了兩壇回來。這個在雲夢可沒得喝。」

江澄:「那酒呢?」

魏無羨:「這不剛翻過牆簷,一隻腳還沒跨進來,就被他逮住了。」

一名少年道:「魏兄你真是好彩。怕是那時他剛出關在巡夜,你被他抓個正著了。」

江澄道:「夜歸者不過卯時末不允入內,他怎會放你進來?」

魏無羨攤手道:「所以他沒讓我進來呀。硬是要我把邁進來的那條腿收出去。

你說這怎麼收,於是他就輕飄飄地一下略上去了,問我手裡拿的是什麼。」

江澄只覺頭疼,預感不妙:「你怎麼說。」

魏無羨道「:「『天子笑!分你一壇,當做沒看見我行不行?』」

江澄歎氣:「……雲深不知處禁酒。罪加一等。」

魏無羨道:「他也是這麼跟我說的。我就問:『你不如告訴我,你們家究竟有什麼不禁?』

他像有點生氣,要我去看山前的規訓石。說實話,三千多條,還是用篆文寫的,誰會去看。

你看了嗎?你看了嗎?反正我沒看。這有什麼好生氣的。」

「沒錯!」眾人大有同感,紛紛抱怨起雲深不知處種種匪夷所思的陳規,相見恨晚:「誰家家規有三千多條不帶重複的,

什麼『不可境內殺生,不可私自鬥毆,不可淫亂,不可夜遊,不可喧嘩,不可疾行。』

這種的也就算了。居然還有『不可無端哂笑,不可坐姿不端,不可飯過三碗』……」

魏無羨忙道:「什麼,私自鬥毆也禁?」

江澄:「……禁的。你別告訴我你跟他打架了。」

魏無羨:「打了。還打翻了一壇天子笑。」

眾人一疊聲地拍腿大叫可惜。

反正情況也不能更糟糕了,江澄的重點反而轉移了:「你不是帶了兩壇,還有一壇呢?」

「喝了。」

江澄:「在哪兒喝的?」

「當著他的面喝的。我說:『好吧,雲深不知處內禁酒,那我不進去,站在牆上喝,不算破禁吧』。

就當著他的面一口喝乾淨了。」

「……然後?」

「然後就打起來了。」

「魏兄。」聶懷桑道:「你真囂張。」

魏無羨道:「藍湛身手不錯。」

「你要死啦魏兄!藍湛沒吃過這樣的虧,多半是要盯上你了。

你當心點吧,雖然藍湛不跟我們一起聽學,可他在藍家是掌罰的!」

魏無羨毫不畏懼,揮手道:「怕什麼!不是說藍湛從小就是神童?這麼早慧,

他叔父教的東西肯定早就學全了,整天閉關修煉,哪有空盯著我。我……」

話音未落,眾人繞過一片漏窗牆,便看到蘭室裡正襟危坐著一名白衣少年,

束著長髮和抹額,周身氣場如冰霜籠罩,冷颼颼地掃了他們一眼。

十幾張嘴登時都仿佛被施了禁言術,默默地進入蘭室,默默地各自挑了位置坐好,

默默地空出了藍忘機周圍那一片書案。

江澄拍了拍魏無羨的肩頭,低聲道:「盯上你了。自求多福吧。」

 

本集各個兒都是名場面啊! 首先是雲深不知處聽學時期兩人因為天子笑不打不相識的初見面。

原著中是透過魏無羨和其他世家弟子聊天的內容側寫打架情景,

廣播劇鏡頭則是直接focus在少年羨和少年嘰身上,六音老師幫少年嘰加戲好開心啊!!

魏嘰的聲音真的有少年感,覺得厲害! 路羨更不用說了,聲音聽起來好年輕啊~

魏無羨第一次見到藍忘機就叫"哥哥" XDD

最後問藍忘機"你叫什麼名字?" 藍忘機只答了一聲"哼"

這位哼先生的口氣聽起來就是一臉傲驕樣~魏超老師演的超好!

這一段電視劇版畫面也拍得很唯美,BGM用的居然還是忘羨定情曲,

戰羨博嘰兩個人穿著一身雪白在屋頂上打架的樣子簡直如同神仙下凡啊!!

 

 

04:17    眾少年:哇這裏好大啊,不愧是姑蘇藍氏呢

04:23    眾少年:名字也好聽,雲深不知處

04:28    快走快走,別第一天上課就遲到了

04:30    不用慌,時辰還早呢

04:33    他們都說姑蘇藍氏的雲深不知處美如仙境,咱們逛逛唄

04:39    對了,聽說那個蘭陵金氏的金子軒也在

04:44    不如我們找機會把他給……

04:47    你少惹是生非!

04:49    聶懷桑:兩位等一下!

04:52    兩位可是,雲夢江氏的公子?

04:58    呃?

04:59    啊?啊……

05:01    我叫魏嬰,字無羨

05:02    他是江澄,字晚吟

05:05    你是——

05:06    聶懷桑:清河聶懷桑

05:10    哦,清河聶氏二公子

05:14    聶懷桑:嘿嘿,正是

05:17    聶兄也是要去課室吧?

05:19    聶懷桑:是,兩位不介意同行吧?

05:22    當然

05:28    誒,你們知道先生叫什麼嗎?

05:30    聶懷桑:叫藍啟仁,是姑蘇藍氏德高望重的老前輩了

05:37    聽說就算是百無一用的紈絝子弟

05:39    被他教過後也能人模狗樣

05:41    這不,我大哥一聽說姑蘇藍氏開課

05:44    就迫不及待把我送過來了

05:47    那我現在豈不是已經足夠人模狗樣了?

05:53    哼 你一定會成為他教學生涯中的恥辱

05:57    哈哈哈

06:01    聶懷桑:我看這裡規矩森嚴,你們江家的蓮花塢比這裡好玩兒多了吧?

06:05    好玩兒不好玩兒,看你怎麼玩兒

06:07    規矩肯定沒這兒多,也不用起這麼大早

06:11    聶懷桑:你們什麼時候起?每天都幹些什麼?

06:17    他?巳時作,丑時息

06:19    起來了也不練劍打坐

06:21    划船游水摘蓮蓬,還打山雞

06:24    山雞打得再多,我功課還是第一

06:28    切

06:30    聶懷桑:哇!這麼好玩,我明年要去雲夢求學

06:35    唉唷,如果我大哥不反對的話

06:39    姑蘇應該也挺好玩兒的

06:43    聶懷桑:魏兄,聽我衷心奉勸一句

06:45    雲深不知處不比蓮花塢

06:48    你此來姑蘇,記住,有一個人千萬不要去招惹

06:54    誰啊?先生藍啟仁? 

06:56    聶懷桑:不是那老爺子。你要小心的是他那個得意門生

07:01    叫做藍湛

07:03    藍氏雙璧中,名湛字忘機那個嗎?

07:06    聶懷桑:對,藍湛藍忘機

07:08    媽呀,跟你我一般大,成天跟個小老兒似的板著臉孔

07:14    跟他叔父藍啟仁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07:18    哦~~是不是一個長得挺俊俏的小子?

07:23    聶懷桑:姑蘇藍氏,有哪個長得醜的?

07:26    他家可是連門生都拒收五官不整者

07:29    你倒是找一個相貌平庸的出來給我看

07:32    特~別~俊俏

07:35    一身白,帶條抹額,背著把銀色的劍

07:39    就是板著個臉,活像披麻戴孝,是不是

07:43    聶懷桑:就是他!不過他近日閉關

07:46    你不是昨天才來嗎?什麼時候見過他的?

07:51    昨天晚上啊

07:53    聶懷桑:昨天晚……昨天晚上?!

07:56    我昨晚買酒回來的時候碰上他的,還跟他打了一架呢

08:01    聶懷桑:魏兄,我可真佩服你

08:04    你不只犯了宵禁,還得罪了藍湛

08:07    你是不知道,他在姑蘇藍氏還是掌罰的人!你就——

08:12    先進課室吧,先生該到了

 

魏無羨對藍忘機的第一印象就是"長得俊俏",而且還是"特~別~俊俏"

彈幕表示: 羡羡是蓝二的颜粉、姑蘇男模隊XDDD

雲夢學神初遇姑蘇學霸,棋逢對手實力和自己不相上下,長相又入的了自己的眼,難怪魏無羨對藍忘機特別上心。

我覺得飾演聶懷桑的齊斯伽大大演得真好,

之前看不良人靈主的鳳笑哥就是齊斯伽大大配的,我的天哪~那才叫一個騷勁兒十足呢!!

彈幕表示: 聶導好、姓聶名導字懷桑

(這一段有被做成運勢語音"金風玉露")

 

08:26    藍啟仁:既然有些學子是第一天上課

08:31    那便請諸位拿出卷軸

08:32    我們從姑蘇藍氏家規開始講起

08:35    眾學子:好

08:40    藍啟仁:夫聖賢之典,教人誠孝

08:45    謹言慎行,立身雅正

08:49    亦已備矣

08:51    修道者,養神煉身

08:55    當慎節起臥,卯作亥息

08:58    噗呲噗呲~

08:59    不是吧,姑蘇藍氏怎麼這麼多迂腐規矩

09:00    均適食飲,餐不過三

09:02    我們千里迢迢過來就為了聽這個?

09:04    犯戒者,禁閉三日,書雅正一篇

09:06    江澄,你看,那個藍湛,我們昨晚見到的……

09:10    閉嘴!

09:14    藍啟仁:家規刻在山門石壁上

09:15    你們無人去看

09:17    所以我才打算一條一條復述,看看還有誰藉口不知道而犯禁

09:23    既然這樣也有人心不在焉,那好

09:27    我便講些別的

09:31    你——魏嬰是吧?

09:34    是

09:37    藍啟仁:我問你,妖魔鬼怪,是不是同一種東西?

09:41    不是

09:43    為何不是?如何區分?

09:47    妖者非人之活物所化;魔者生人所化

09:51    鬼者死者所化;怪者非人之死物所化

09:57    嗯,清河聶氏先祖所操何業?

10:02    屠夫

10:04    蘭陵金氏家徽為白牡丹

10:06    是哪一品白牡丹?

10:08    金星雪浪

10:11    修真界興家族而衰門派第一人為何者?

10:15    岐山溫氏先祖,溫卯

10:21    嗯....為雲夢江氏子弟,這些早都該耳熟能詳倒背如流

10:26    答對了也沒什麼好得意的

10:33    我再問你,今有一劊子手

10:34    父母妻兒俱全,生前斬首者逾百人

10:39    橫死市井,曝屍七日

10:42    怨氣鬱結,作祟行兇。何如?

10:46    這……

10:48    學子:這怎麼辦啊?這個……是那個…………(翻書)

10:51    藍啟仁:吵什麼?你們也給我想。不准翻書!

10:58    忘機,你告訴他,何如

11:02    是。度化第一,鎮壓第二,滅絕第三

11:08    先以父母妻兒感之念之

11:10    了其生前所願,化去執念

11:13    不靈,則鎮壓

11:15    罪大惡極,怨氣不散

11:18    則斬草除根,不容其存

11:20    玄門行事,當謹遵此序,不得有誤

11:29    藍啟仁:不錯。無論是修行還是為人,都需得這般扎扎實實

11:38    若是因為在自家降過幾隻不入流的山精鬼怪、有些虛名就自滿驕傲

11:44    頑劣跳脫,遲早會自取其辱

11:49    原來這老頭是沖我來的,還當著他的好學生的面特意敲打我

11:56    我有疑

11:58    藍啟仁:講

12:01   雖說是以“度化”為第一,但“度化”往往是不可能的

12:05    “了其生前所願,化去執念”,說來容易

12:08    若這執念是得一件新衣裳倒也好說

12:11    但若是要殺人滿門報仇雪恨,該怎麼辦?

12:16    故以度化為主,鎮壓為輔

12:18    必要時則滅絕

12:21    暴殄天物

12:24    我方才並非不知道這個答案,只是在考慮第四條道路

12:30    藍啟仁:從未聽說過有什麼第四條

12:35    這名劊子手橫死,化為凶屍,這是必然

12:38    既然他生前斬首者逾百人

12:42    不若掘此百人墳墓,激其怨氣

12:45    結百顆頭顱,與該凶屍相鬥……

12:49    不知天高地厚!

12:52    伏魔降妖、除鬼殲邪,為的就是度化!

12:58    你不但不思度化之道,反而還要激其怨氣?

13:03    本末倒置,罔顧人倫!

13:07    橫豎有些東西度化無用,何不加以利用?

13:11    大禹治水亦知,堵為下策,疏為上策

13:16    鎮壓即為堵,豈非下策

13:20    你——胡說八道!

13:23    靈氣也是氣,怨氣也是氣

13:25    靈氣儲於丹府,可以劈山填海為人所用

13:29    怨氣又為何不能為人所用?

13:32    那我再問你!

13:33    你如何保證這些怨氣為你所用而不是戕害他人?

13:38    尚未想到!

13:42    你若是想到了,仙門百家就留你不得了。滾!

13:46    好好好,我這就滾,這就滾——

13:48    你——

14:00    聶懷桑:魏兄!

14:02    魏無羨

14:03    嗯?你們來啦

14:05    聶懷桑:原來你在這,我和江兄找了你許久

14:10    你們要不要上來坐?牆頭的風景還不錯

14:13    哼

14:15    聶懷桑:魏兄呀!佩服佩服

14:17    先生讓你滾,你竟然真的滾啦

14:21    你出去之後好一會兒他都沒明白過來,臉那鐵青的!

14:26    有問必答,讓滾便滾,他還要我怎樣?

14:31    聶懷桑:藍老頭怎麼好像對你格外嚴厲啊,點著你罵

14:35    他活該,答的那是什麼話

14:38    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自己在家裏說說也就罷了

14:41    居然敢在藍啟仁的面前說,找死!

14:46    反正怎麼答他都不喜歡我,索性說個痛快

14:50    而且我又沒罵他,老實答而已

14:54    聶懷桑:其實魏兄說的很有意思

14:56    靈氣要自己修煉,辛辛苦苦結金丹才能在修為上有進境

15:03    像我這種天資差得仿佛娘胎裏被狗啃過的

15:07    不知道要耗多少年才能結丹

15:10    而怨氣是都是那些凶煞厲鬼的

15:13    要是能拿來就用,那多美啊

15:18    哈哈哈對吧?不用白不用

15:20    江澄:夠了啊

15:21    你說歸說,可別走這種邪路子

15:25    嗨,我放著好好的陽關大道不走

15:28    走這陰溝裏的獨木橋幹什麼

15:32    放心,他就這麼一問,我就這麼一說

15:37    喂,你們來不來?趁著沒宵禁,跟我出去打山雞

 

藍啟仁是由寶木中陽大大飾演的,瑯琊榜中的譽王蕭景桓也是寶木中陽老師配音的。

想不到魏無羨少年時期的一句玩笑話居然一語成讖,修鬼道竟成了失去金丹後的唯一生路。

其實魏無羨並不是從小就對鬼道有想法,他就是隨口一說,說完了也沒放在心上,馬上就邀其他同學玩耍去了。

只是後來被逼得走投無路實在是沒別的辦法,才走上了開創鬼道的獨木橋。

這一段江澄耳提面命叫魏無羨別走邪路子的語氣聽上去特別自然,彭堯大大就是江澄本澄。

彈幕表示: 騷氣也是氣、叔父嘴上開光,仙門百家最終果然是留不得你

 

 

15:41    打什麼山雞!你先去抄《雅正集》吧

15:45    藍啟仁讓我轉告你,把《雅正集》的《上義篇》抄三遍

15:49    讓你好好學學什麼叫天道人倫

15:54    《雅正集》?就是藍氏家訓吧

15:58    還抄三遍《上義篇》?

16:00    一遍我就能飛升了

16:04    我又不是姑蘇藍氏人,也不打算入贅姑蘇藍氏

16:08    抄他家家訓幹什麼,不抄

16:10    聶懷桑:我給你抄!我給你抄!

16:12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說吧,有什麼求我的?

16:17    聶懷桑:是這樣。魏兄,藍老頭有個壞毛病,他……

16:25    (藍二哥哥的腳步聲)

16:25    嗯?什麼壞毛病? 繼續說啊!

16:30    欸欸欸 藍忘機來了……

16:32    哎呀,忘機兄!

16:34    哼

16:36    別走啊!忘機兄!

16:40    他不睬我

16:41    聶懷桑:看來他是真的很討厭你啊魏兄

16:45    藍忘機一般……不對,從來不至於如此失禮的

16:51    這就討厭了

16:53    我本想跟他認個錯的

16:55    現在才認錯,晚了!

16:59    他肯定和他叔父一樣,覺得你邪透了

17:02    壞了胚子,不屑睬你

17:05    不睬就不睬,他長得美麼?

17:10    呃....好吧,的確是長得美

17:14    誒,你剛才說到藍啟仁的壞毛病,是什麼?

17:18    聶懷桑:他呀,特別喜歡考默寫

17:20    什麼幾代修真家族的變遷、名士名言、家族譜系等

17:30    我一個都記不清,他全部都要考

17:32    求求你啦魏兄,小考的時候幫一下我

17:38    我今年是第三年來姑蘇了

17:41    要是還評級不過乙,我大哥真的會打斷我的腿

17:46    好吧好吧,小考的時候多準備點小紙條

 

 

小說原文:

《雅正集》就是藍氏家訓。他家家訓太長,由藍啟仁一番修訂,集成了厚厚一個集子,

《上義篇》和《禮則篇》占了整本書的五分之四。

魏無羨吐出叼的那根草,拍拍靴子上的灰,道:「抄三遍?一遍我就能飛升了。

我又不是藍家人,也不打算入贅藍家,抄他家家訓幹什麼。不抄。」

聶懷桑忙道:「我給你抄!我給你抄!」

魏無羨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說吧,有什麼求我的?」

聶懷桑道:「是這樣。魏兄,藍老頭有個壞毛病,他……」

他說到一半,忽然噤聲,乾咳一聲,展開摺扇縮到一旁。

魏無羨心知有異,轉眼一看,果然,藍忘機背著避塵劍,站在一棵鬱鬱蔥蔥的古木之下,正遠遠望著這邊。

他人如玉樹,一身斑駁的葉影與陽光,目光卻不甚和善,被他一盯,如墜冰窟。

眾人心知剛才淩空喊話喊得大聲了些,怕是喧嘩聲把他引過來了,自覺閉嘴。

魏無羨卻跳了下來,迎上去叫道:「忘機兄!」

藍忘機轉身便走,魏無羨興高采烈地追著他叫:「忘機兄啊,你等等我!」

那身衣帶飄飄的白衣在樹後一晃,瞬息去得無影無蹤,擺明瞭藍忘機不想與他交談。

魏無羨吃他背影,討了個沒趣,回頭對人控訴道:「他不睬我。」

「是啊。」聶懷桑道:「看來他是真的很討厭你啊魏兄,藍忘機一般……不對,從來不至於如此失禮的。」

魏無羨道:「這就討厭了?我本想跟他認個錯的。」

江澄嘲笑他:「現在才認錯,晚了!他肯定和他叔父一樣,覺得你邪透了,壞了胚子,不屑睬你。」

魏無羨不以為然,嘿聲道:「不睬就不睬,他長得美麼?」

再一想,的確是長得美,又釋然地把那點撇嘴的欲望拋到腦後了。

三天之後,魏無羨才知道藍啟仁的壞毛病是什麼。

藍啟仁講學內容冗長無比,偏偏還全部都要考默寫。幾代修真家族的變遷、勢力範圍劃分、名士名言、家族譜系……

聽時如聆天書,默時賣身為奴。聶懷桑幫魏無羨抄了兩遍《上義篇》,

臨考之前哀求道:「求求你啦魏兄,我今年是第三年來姑蘇了,要是還評級不過乙,

我大哥真的會打斷我的腿!什麼辨別直系旁系本家分家,咱們這樣的世家子弟,

連自家的親戚關係都扯不清楚,表了兩層以外的就隨口姑嬸叔伯亂叫,誰還有多餘的腦子去記別人家的!」

 

說到底最熟悉藍氏家規的人不就是魏無羨嗎? 13年後時不時地將藍氏家規脫口而出,

連金凌都疑惑魏無羨明明非姑蘇藍氏人,為何對能對藍氏家規倒背如流? (殊不知你大舅早已是姑蘇藍氏人)

彈幕表示:老祖渾身flag、不是入贅,你是嫁過去的、你會真香的姑蘇藍氏魏無羨、魔道裡的真香居士太多了

 

17:59    聶懷桑:魏兄~~

18:01    我快寫好了,你再等一下~~

18:05    藍啟仁:離默寫結束還有半柱香時間

18:07    請各位學子不要交頭接耳

18:09    儘快完成答卷

18:12    聶懷桑:魏兄,魏兄~~

18:14    快了快了~~

18:18    接著~

18:20    (藍忘機攔截紙團的氣息)

18:22    聶懷桑:啊!

18:22    誒!

18:25    先生

18:28    藍啟仁:忘機,紙團給我

18:36    好你個魏無羨!居然在考試中寫小抄!

18:40    不是——

18:41    藍啟仁:帶頭作亂!屢教不改!

18:43    從即日起,你每日不得外出

18:47    就去藏書閣抄書,順便面壁思過一個月

18:51    這也——

18:52    藍啟仁:別想耍什麼滑頭!

18:54    忘機,這一個月你在旁盯著他

18:57    務必讓他“親手”把《雅正集》的《上義篇》和《禮則篇》一起抄十遍

19:03    啊?!

19:04    是!

 

 

小說原文:

抄紙條漫天飛舞的後果,就是藍忘機在試中突然殺出,抓住了幾個作亂的頭目。

藍啟仁勃然大怒,飛書到各大家族告狀。

他心中恨極:原先這一幫世家子弟雖然都坐不住,好歹沒人起個先頭,屁股都勉強貼住了小腿肚。

可魏嬰一來,有賊心沒賊膽的小子們被他一慫恿撩撥,夜遊的夜遊喝酒的喝酒,歪風邪氣漸長。

這個魏嬰果然如他所料,實乃人間頭號大害!

江楓眠回應道:「嬰一向如此。勞藍先生費心管教了。」

於是魏無羨又被罰了。

原本他還不以為意。不就是抄書,他從來不缺幫忙抄的人。

誰知這次,聶懷桑道:「魏兄,我愛莫能助了,你自己慢慢熬吧。」

魏無羨道:「怎麼?」

聶懷桑道:「老……藍先生說了,這次《上義篇》和《禮則篇》一起抄。」

《禮則篇》乃是藍氏家訓十二篇裡最繁冗的一篇,引經據典又臭又長,

生僻字還奇多,抄一遍了無生趣,抄十遍即可立地飛升。

聶懷桑道:「他還說了,受罰期間,不許旁人和你廝混,不許幫你代抄。」

魏無羨奇道:「代抄不代抄,他怎麼知道,難道他還能叫人盯著我抄不成。」

江澄道:「正是如此。」

「……」魏無羨道:「你說什麼?」

江澄道:「他讓你每日不得外出,去藍家的藏書閣抄,順便面壁思過一個月。

自然有人盯著你,至於是誰,不用我多說了吧?」

 

我喜歡廣播劇這段的改編,考場舞弊實況好生動,

鏡頭直接給到了藍啟仁身上,讓大家可以一起在叔父親手送白菜的現場做個見證XDDD

小汪嘰好像風紀股長廖伯仔,直接抓現行跟叔父打小報告,難怪這人人緣差。

路羨的"我快寫好了,你再等一下" 聽起來好自然,有種看到魏無羨埋首振筆疾書的即視感。路老師棒棒!!

彈幕表示: 叔父助攻、你說說這紅線是誰牽的、承蒙叔父成全

 

11835-201907012002466340.jpg

 

19:17    忘機兄,湛兄,藍二公子

19:22    藍二哥哥,我錯了

19:25    知錯就改

19:27    我改我改,但是能不能別讓我抄十遍?

19:29    抄完我直接飛升得了!

19:32    先生有令

19:35    好吧

 

呵呵~這段是六音老師加戲,原著小說裡沒有。

 

11835-201907012003297212.jpg

 

19:40    唉....藍忘機長得是挺好看的,相貌、儀態,半點毛病都挑不出來

19:46    怪不得小姑娘們一聽什麼藍氏雙璧就眉開眼笑臉紅心跳

19:52    唉!真該叫她們來親眼看看

19:55    整天一臉苦大仇深,再好看也沒救

20:04    啊~~悶死了

20:12    忘機兄,你的字真好看!

20:18    忘機,藍忘機

20:23    藍湛!

20:24    (藍忘機吸氣) 何事?

20:26    你不要這樣看我

20:29    叫你忘機你不答應,我才叫你名字的

20:32    你要是不高興,也可以叫我名字叫回來

20:37    不要支著腿,放下

20:42    藍湛,問你個問題

20:45    你——是不是真的很討厭我?

20:51    別呀,說兩句又不理人了

20:55    我要跟你認錯,給你賠罪

20:57    你看看我

21:03    不看我?也行,那我自己說了

21:08    昨天晚上是我不對,我錯了

21:11    我不該翻牆,不該喝酒,不該跟你打架

21:16    可我發誓!我不是故意挑釁你的!

21:19    人家打我,我是非還手不可的

21:22    這不能全怪我

21:24    藍湛,你在聽沒有啊?

21:30    你看看我

21:31    (不以為然地輕笑) 哼

21:32    藍二公子?

21:34    藍二哥哥,賞個臉唄,看看我

21:38    多抄一遍

21:42    別這樣,我錯了嘛

21:47    你根本毫無悔過之心

21:49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21:51    你要我說多少遍都行,跪下說也行啊

21:55    太吵了

21:57    什麼?……唔唔唔?

22:01    居然使用禁言術!

22:02    好好抄書

22:05    哼,說的不行,我用寫的還不成嘛?

22:10    藍二公子,原諒我吧,改天請你喝酒

22:18    嗯——

22:23    無聊

22:25    唔唔唔——

22:27    我就不信了!

22:29    就算沒法說話,我用寫的也能煩死你

 

 

小說原文:

藏書閣內。一面青席,一張木案。兩盞燭臺,兩個人。

一端正襟危坐,另一端,魏無羨已將《禮則篇》抄了十多頁,頭昏腦脹,心中無聊,棄筆透氣,去瞅對面。

在雲夢的時候,江家就有不少女孩子羡慕他能來和藍忘機一起聽學受教,

說是姑蘇藍氏代代美男子輩出,本代本家的雙璧藍氏兄弟更是非凡。

魏無羨此前沒空細細瞧他的正臉,現在瞧了,胡思亂想道:「是挺好看的。相貌儀態都挑不出毛病。

只是真想讓那些姑娘們都來親眼看看,如果整天苦大仇深橫眉冷對如喪考妣,臉再好看也救不了這個人。」

藍忘機在重新謄抄藍家藏書閣裡年代久遠、又不便為外人所觀的古籍,落筆沉緩,字跡端正而有清骨。

魏無羨忍不住脫口由衷贊道:「好字!上上品。」

藍忘機不為所動。

魏無羨難得閉嘴了這麼久,憋得慌,

心想:「這個人這麼悶,要我每天跟他對著坐幾個時辰,坐一個月,這不是要我的命?」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身體往前傾了些。魏無羨是個很會給自己找樂子的人,尤其擅長苦中作樂。

既然沒有別的東西可玩,那就只好玩藍忘機了。

他道:「忘機兄。」

藍忘機巋然不動。

魏無羨道:「忘機。」

聽若未聞。

魏無羨:「藍忘機。」

魏無羨:「藍湛!」

藍忘機終於停筆,目光冷淡地抬頭望他。

魏無羨往後一躲,舉手作防禦狀:「你不要這樣看我。叫你忘機你不答應,我才叫你名字的。

你要是不高興,也可以叫我名字叫回來。」

藍忘機道:「把腿放下去。」

魏無羨坐姿極其不端,斜著身子,支著腿。見終於撩得藍忘機開口,一陣守得雲開見月明的竊喜。

他依言把腿放了下去,上身卻不知不覺又靠近了些,胳膊壓在書案上,依舊是個不成體統的坐姿。

他嚴肅地道:「藍湛,問你個問題。你——是不是真的很討厭我?」

藍忘機垂下眼簾,睫毛在如玉的面頰上投下淡淡的陰影。

魏無羨忙道:「別呀。說兩句又不理人了。我要跟你認錯,向你道歉。你看看我。」

頓了頓,他道:「不看我?也行,那我自己說了。那天晚上是我不對。

我錯了。我不該翻牆,不該喝酒,不該跟你打架。可我發誓!我不是故意挑釁你的,我真沒看你家家規。

江家的家規都是口頭說說,根本沒有寫下來的。不然我肯定不會。」

肯定不會當著你的面喝完那一壇天子笑,我揣懷裡帶回房去偷偷喝,天天喝,分給所有人喝,喝個夠。

魏無羨又道:「而且咱們講講道理,先打過來的是誰?是你。

你要是不先動手,咱們還能好好說話,說清楚咂。可人家打我,我是非還手不可的。

這不能全怪我。藍湛你在聽沒有?看我。藍公子?」

他打了個響指,「藍二哥哥,賞個臉唄,看看我。」

藍忘機眼也不抬,道:「多抄一遍。」

魏無羨身子登時一歪:「別這樣。我錯了嘛。」

藍忘機毫不留情地揭穿他:「你根本毫無悔過之心。」

魏無羨毫無尊嚴地道:「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你要我說多少遍都行。跪下說也行啊。」

藍忘機擱了筆,魏無羨還以為他終於忍無可忍要揍自己了,正想嘻嘻拋個笑臉,

卻忽然發現上唇和下唇像被黏住一般,笑不出來了。

他臉色大變,奮力道:「唔?唔唔唔!」

藍忘機閉目,輕輕吐出一口氣,睜開雙眼,又是一派平靜神色,重新執筆,仿佛什麼事也沒發生。

魏無羨早聽過藍家禁言術的可恨,心中偏不信這個邪。

可搗騰半晌,嘴角都撓紅了,無論如何都打不開口。

於是他抄了張紙,筆走如飛,把紙扔了過去。

藍忘機看了一眼,道:「無聊。」揉作一團扔了。

魏無羨氣得在席子上打了個滾,爬起來又重新寫了一張,拍到藍忘機面前,又被揉作一團,扔了。

這禁言術直到他抄完才解開。第二天來藏書閣,前天被扔得滿地的紙團都被人收走了。

魏無羨向來好了傷疤忘了疼,頭天剛吃了禁言的虧,坐得兩刻又嘴癢難耐。

不知死活地剛開口說了兩句,再次被禁言。

不能開口他就在紙上胡亂塗鴉,塞到藍忘機那邊,再被揉成一團扔到地上。

第三天依舊如此。

 

 

22:47    忘機兄,你來啦

22:49    嗯,今日已是你面壁思過的最後一天

22:53    別再胡鬧了

22:54    我可沒胡鬧。喏

22:59    你——畫我的人像做什麼?

23:03    像不像?好不好?

23:05    有此閒暇,不去抄書,卻去亂畫

23:08    我看你永遠也別想解禁了

23:11    我已經抄完了,明天就不來了!

23:14    是嗎

23:17    我忘了,還得給這畫像添個東西

23:21    嗯......鬢邊戴花!好!

23:28    呐,送你啦

23:30    無……

23:30    你要說“無聊”是吧,我就知道

23:33    能不能換個詞?多加兩個字也行啊!

23:36    無聊至極

23:39    哈哈哈果然加了兩個字,謝謝!

23:43    行了不鬧了,你不是還得看佛經嗎?

23:47    你繼續,繼續——

23:51    哼 這——

23:56    喔! 哈哈哈哈哈——!藍二公子你居然看春宮圖!

24:03    哈哈哈哈哈!

24:03    你! 你竟然把佛經的內裡換成……換成!

24:07    魏嬰!

24:08    在!我在!

24:12    你是個什麼人!

24:13    我還能是個什麼人?男人!

24:16    不知羞恥!

24:18    這事也要羞一羞?

24:20    你別告訴我你從來沒看過這種東西

24:22    我不信

24:24    你出去!我們打過!

24:26    不打不打

24:27    你不知道嗎藍公子?雲深不知處禁止私鬥的

24:33  (藍忘機撿書)

24:35    你撿書幹什麼?你不是不看嗎?

24:38    想拿去私藏?這可不行

24:40    我也是找人家借的,你看完了要還回去的……

24:44    你——

24:45    哎哎哎別過來,你靠太近我緊張,有話好說

24:49    你不會是想上交吧?交給誰?交給老……你叔父?

24:53    藍二公子,這種東西能交給族中長輩看嗎?

24:56    他肯定會懷疑你自己先看過了

24:58    你臉皮子這麼薄,豈不是羞也羞死了

25:02  (藍忘機撕書)

25:06    怎麼就把告發我的證物震碎了呢!暴殄天物啊!

25:11    藍湛,你什麼都好,就是喜歡亂扔東西

25:14    這一個月天天扔我寫的字條,今天還撕書

25:18    你撕的你自己收拾,我可不管

25:20    滾!

25:21    好你個藍湛,都說你是皎皎君子澤世明珠

25:25    最是明儀知禮,原來也不過如此

25:28    雲深不知處禁止喧嘩你不知道嗎?

25:31    你竟然叫我“滾”!這種粗魯的詞你也說得出口……

25:35    (藍忘機揮劍)

25:37    嘿——滾就滾。我最會滾了。不用送我!

 

 

小說原文:

如此屢屢被禁言,待到面壁思過的最後一天,這一日的魏無羨,在藍忘機看來卻有些異樣。

他來姑蘇這一陣,佩劍天天東扔西落,從不見他正經背過,這天卻拿來了,啪的一下壓在書案旁。

更是一反百折不撓、百般騷擾藍忘機的常態,一語不發,坐下就動筆,聽話得近乎詭異。

藍忘機沒有理由給他施禁言術,反而多看了他兩眼,仿佛不相信他忽然老實了。

果然,坐得不久,魏無羨故病重犯,送了一張紙過來,示意他看。

藍忘機本以為又是些亂七八糟的無聊字句,可鬼使神差地一掃,竟是一副人像。

正襟危坐,倚窗靜讀,眉目神態惟妙惟肖,正是自己。

魏無羨見他目光沒有立刻移開,嘴角勾起,沖他挑了挑眉,一眨眼。

不必言語,意思顯而易見:像不像?好不好?

藍忘機緩緩道:「有此閒暇,不去抄書,卻去亂畫。我看你永遠也別想解禁了。」

魏無羨吹了吹未乾的墨痕,無所謂地道:「我已經抄完了,明天就不來了!」

藍忘機拂在微黃書卷上的修長手指似乎滯了一下,這才翻開下一頁,竟也沒有禁他的言。

魏無羨見耍不起來,把那張畫輕飄飄一扔,道:「送你了。」

畫被扔在席子上,藍忘機沒有要拿的意思。

這些天魏無羨寫來罵他、討好他、向他認錯、向他求饒、信筆塗鴉的紙張全都是如此待遇,

他習慣了,也不在意,忽然道:「我忘了,還得給你加個東西。」

說完他撿紙提筆,三下添了兩筆,看看畫,再看看真人,笑倒在地。

藍忘機擱下書卷,掃了一眼,原來他在畫上自己的鬢邊加了一朵花。

他嘴角似乎抽了抽。魏無羨爬起來,搶道:「『無聊』是吧,我就知道你要說無聊。

你能不能換個詞?或者多加兩個字?」

藍忘機冷然道:「無聊至極。」

魏無羨拍手:「果然加了兩個字。謝謝!」

藍忘機收回目光,拿起方才擱在案上的書,重新翻開。只看了一眼,便如被火舌舐到一般扔了出去。

原本他看的是一本佛經,可剛才翻開那一掃,入眼的竟全都是赤條條的交纏人影,不堪入目。

他原先看的那一冊竟被人掉包成了一本書皮偽裝成佛經的春宮圖。

不用腦子想也知道是誰幹的好事,一定是某人趁給他看畫移開注意力時下的手。

何況魏無羨根本沒有掩飾的意思,還在那邊拍桌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本書被扔到地上,藍忘機如避蛇蠍,刹那退到了藏書閣的角落,怒極而嘯:「魏嬰——!」

魏無羨笑得幾乎滾到書案下,好容易舉起手:「在!我在!」

藍忘機倏地拔出避塵劍。

自見面以來,魏無羨還從沒見過他這麼失態的模樣,忙一把抓過自己的佩劍,劍鋒亮出鞘三分,

提醒道:「儀態!藍二公子!注意儀態!我今天也是帶了劍的,打起來你家藏書閣還要不要啦!」

他早料到藍忘機會惱羞成怒,特地背了劍來自衛,避免被藍忘機一怒之下失手捅死。

藍忘機劍鋒對準他,那雙淡色的眼睛裡幾乎要噴出火來:「你是個什麼人!」

魏無羨道:「我還能是個什麼人?男人!」

藍忘機痛斥道:「不知羞恥!」

魏無羨道:「這事也要羞一羞?你別告訴我你從來沒看過這種東西。我不信。」

藍忘機虧就虧在不會罵人,憋了半晌,揚劍指他,滿面寒霜:「你出去。我們打過。」

魏無羨連連搖頭裝乖巧:「不打不打。你不知道嗎藍公子?雲深不知處禁止私鬥的。」

他要去撿被扔出去的那本書,藍忘機一步搶上,奪在手裡。

魏無羨心中一轉,猜到他要拿這證據去告發他,故意道:「你搶什麼?我還以為你不看了。又要看了?

其實要看也不用搶,本來就是我特地借來給你看的。

看了我的春宮圖,你就是我的朋友了,咱們可以繼續交流,還有更多……」

藍忘機整張臉都白了,一字一句道:「我、不、看。」

魏無羨繼續扭曲是非:「你不看那你搶它幹什麼?私藏?這可不行,我也是找人家借的,

你看完了要還回去的……哎哎哎別過來,你靠太近我好緊張,有話好說。

你不會是想上交吧?交給誰?交給老……交給你叔父?藍二公子,這種東西能交給族中長輩看嗎?

他肯定會懷疑你自己先看過了,你臉皮子這麼薄,豈不是羞也羞死了……」

藍忘機靈力灌入右手,書冊裂為千萬片碎末,紛紛揚揚,自空中落下。

魏無羨見已成功激得他毀屍滅跡,安了心,故作惋惜道:「暴殄天物啊!」

又拈了一片落在頭髮上的碎紙,舉給氣得臉色發白的藍忘機看:

「藍湛你什麼都好,就是喜歡亂扔東西。你說說,這些天你扔了多少紙團在地上了?

今天扔紙團你都不過癮了,玩兒撕紙。你撕的你自己收拾。我可不管。」

當然,他也從沒管過。

藍忘機忍了又忍,終於忍無可忍,怒喝道:「滾!」

魏無羨道:「好你個藍湛,都說你是皎皎君子澤世明珠,最明儀知禮不過,原來也不過如此。

雲深不知處禁止喧嘩你不知道嗎?還有你竟然叫我『滾』。你是不是第一次對人用這種詞……」

藍忘機拔劍朝他刺去。

魏無羨忙跳上窗臺:「滾就滾。我最會滾了。不用送我!」

 

 

藏書閣名場面可以說是原汁原味地將原著呈現出來了。小說台詞還原度高達98%

只是缺少了原著中魏無羨"儀態!藍二公子!注意儀態!我今天也是帶了劍的,打起來你家藏書閣還要不要啦!"

這句陳情令中有演出來,大家可以去聽聽路老師的演出,我很喜歡這句台詞,覺得廣播劇沒有收,是個遺珠。

23:56    "喔! 哈哈哈哈哈——!藍二公子你居然看春宮圖!" 路羨捧腹大笑的樣子太傳神啦,

路知知老師的笑聲好有感染力,聽了會讓人心情變得很好啊!!!!

"看了我的春宮圖,你就是我的朋友了" 這句也好,有夠中二,廣播劇沒演出來太可惜 XDDD

不過這句有改寫在小劇場紙團裡,還是可以聽到魏無羨捉弄藍忘機的樣子,非常有趣。

我覺得墨香銅臭非常會寫對白,魔道的對白真的有毒,讓人百看不厭,廣播劇也是百聽不厭。

最近這兩天在看priest的《六爻》,覺得priest文筆很好,

但感覺上對白設計還是《魔道祖師》更勝一籌,更加引人入勝。

【廣播劇】《魔道祖師》第一季第5集 心得_05.jpg

 

25:45    魏無羨!

25:46    聶懷桑:魏兄!怎麼樣?

25:48    你不是說要把藍湛平日看的佛經換成春宮圖嗎?

25:51    成功了嗎?

25:53    哈哈哈當然,我今天可是搶到藍湛前頭到了藏書閣!

25:58    聶懷桑:怎麼樣?他看了沒有?什麼表情?

26:01    什麼表情?他剛才吼那麼大聲,你們沒聽到嗎?

26:06    聶懷桑:聽到啦,他讓你滾!

26:09    魏兄,我第一次聽到藍忘機叫人“滾”!

26:13    嘿~可喜可賀,我今天就幫他破了這個禁

26:16    看見了吧,藍二公子為人所稱道頌揚的涵養

26:21    在本人面前統統不堪一擊

26:24    你得意個屁啊!這有什麼好得意的!

26:27    被人喊滾很光彩嗎?

26:29    我有心要跟他認錯的,他又不睬我

26:32    禁我這麼多天的言,我逗逗他怎麼了?

26:35    我還好心送書給他看的

26:37    可惜了懷桑兄那一本珍品春宮!

26:40    聶懷桑:不可惜不可惜!要多少有多少

26:45    把藍忘機和藍啟仁都得罪透了

26:48    你明天等死吧!沒誰給你收屍

26:51    江澄~~你都給我收屍這麼多回了,也不差這一次

26:56    唉唷 滾滾滾 下次幹這種事,不要讓我知道!

 

小說原文:

江澄黑著臉罵道:「你得意個屁!這有什麼好得意的!被人喊滾是很光彩的事情嗎?真丟咱們家的臉!」

魏無羨道:「我有心要跟他認錯的,他又不睬我。禁我這麼多天的言,我逗逗他怎麼了?

我好心送書給他看的。可惜了懷桑兄你那一本珍品春宮。

我還沒看完,好精彩!藍湛此人真是不解風情,給他看他還不高興,白瞎那張臉。」

聶懷桑道:「不可惜!要多少有多少。」

江澄冷笑:「把藍忘機和藍啟仁都得罪透了,你明天等死吧!沒誰給你收屍。」

魏無羨擺擺手,去勾江澄的肩:「管那麼多。先逗了再說。你都給我收屍這麼多回了,也不差這一次。」

江澄一腳踹過去:「滾滾滾!下次幹這種事情,不要讓我知道!也不要叫我來看!」

 

這一段只能說江晚吟罵得好啊!

每次聽彭堯老師罵"你得意個屁啊" 都覺得特別有fu

少年時期的江澄只是嘴巴壞了點,其實和魏無羨感情還是很不錯的。

 

【廣播劇】《魔道祖師》第一季第5集 心得_06.jpg

 

27:06    怎麼樣?藍老頭和藍湛在課室裏嗎?看起來如何?

27:11    聶懷桑:魏兄,你真真鴻運當頭

27:13    老頭子昨夜就去清河赴我家的清談會啦

27:16    這幾日不用聽學了!

27:19    果真鴻運當頭祥雲罩頂天助我也!

27:23    等他回來,你還是逃不脫一頓罰

27:26    生前哪管身後事,浪得幾日是幾日

27:30    走,抓山雞去!

27:31    我就不信姑蘇藍氏這座山上還找不出幾隻小山雞來

27:41    咦?你們看那邊,怎麼有兩個小古板?

27:45    聶懷桑:小古板?你說藍湛?

27:48    哪邊?

27:49    呐!

27:51    聶懷桑:啊,那位是他哥哥,澤蕪君藍曦臣

27:54    雖然長得像,他可比藍湛好說話多了

27:58    哦,藍氏雙壁啊!

28:01    藍湛!

28:04    喂——你還敢——

28:05    哼

28:08    藍曦臣:兩位是?

28:11    雲夢江晚吟

28:13    雲夢魏無羨

28:15    藍曦臣:姑蘇藍曦臣,二位好

28:19    聶懷桑:曦臣哥哥

28:21    藍曦臣:懷桑,我前不久從清河來

28:24    你大哥還問起你的學業。最近如何?

28:28    聶懷桑:大抵是可以的……

28:32    澤蕪君,你們這是要去做什麼?

28:35    藍曦臣:除水祟。人手不足,回來找忘機

28:39    兄長何必多言。事不宜遲,就此出發吧

28:43    慢慢慢。捉水鬼,我會呀

28:45    澤蕪君捎上我們成不成?

28:47    不合規矩

28:49    有什麼不合規矩了?

28:52    我們在雲夢經常捉水鬼

28:54    況且這幾天又不用聽學

28:57    不錯,澤蕪君,我們一定能幫得上忙

29:00    不必。姑蘇藍氏也……

29:02    藍曦臣:也好,那多謝了

29:04    準備一下,一同出發吧

 

小說原文:

為防姓藍的老古板和小古板夜半來襲拖他下床去懲治,魏無羨抱著他那把劍睡了一夜。

豈知此夜風平浪靜,至第二日,聶懷桑竟大喜過望地來找他:

「魏兄,你真真鴻運當頭,老頭子昨夜就去清河赴我家的清談會啦。這幾日不用聽學了!」

少了老的那個,剩下小的那個,這還不好對付!

魏無羨一骨碌爬起,邊穿靴子邊喜:「果真鴻運當頭祥雲罩頂天助我也。」

江澄在一旁悉心擦劍,潑他冷水:「等他回來,你還是逃不脫一頓罰。」

雅室中迎面走出數人,為首的兩名少年,相貌是一般的冰雕玉琢、裝束是一般的白衣若雪,

連背後的劍穗都是一般的與飄帶一齊隨風搖曳,唯有氣質與神情大大不同。

魏無羨立刻分辨出,板著臉的那個是藍忘機,平和的那個必然是藍氏雙璧中的另一位,澤蕪君藍曦臣。

藍忘機見到魏無羨,皺起眉頭,幾乎是「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仿佛多看一刻便會受到玷污,移開目光,眺望遠方。

 

藍曦臣的聲音聽起來好溫柔啊~怎麼跟陳情令中江澄的聲音差那麼多? 王凱老師厲害! (又開始懷念起酷guy雨童哥)

彈幕表示: 抓什麼山雞啊~抓汪嘰啊、雲深不知處沒有小山雞只有小汪嘰、最強助攻吸塵哥哥、藍家人都是助攻

呼~第5集全集都是名場面,原著也寫得極有意思,這篇引述了好多原文,應該不能說是聽後心得,簡直是聽劇筆記了!

這一段小說前前後後讀了應該不下10次,聽學時期朗朗少年們實在是太有愛了!!

 

玄幻广播剧《魔道祖师》1_05.jpg

littlesmall4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